第三百七十五章該死的狐貍精(1/2)

加入書簽

  夜晨為何要設下結界,將米幽夢藏起來呢?是為了躲避妖王離火的追究,還是另有隱情?

  豬妖全遲德突然安排小黑豬衛骍呆在南翎宮,他的目的是什么?

  妖王離火此前與夜翎兒并不相識,卻力排眾議要認她作外孫女,怎么想都覺得很奇怪。

  不過,仔細想想,夜翎兒與當年的南翎公主竟真的有幾分神似!

  她們之間,究竟有何聯系?

  那天闖進竹園興師問罪的人,會不會……就是夜翎兒……?

  殳柔思來想去,按捺不住性子,決定親自去見一見夜翎兒,把事情弄清楚。

  因在靈獸仙山不受待見,殳柔挺著越來越大的肚子,趁著朦朧夜色偷偷的溜進南翎宮。

  一進院子,殳柔就發現了正畏首畏尾在偷窺的小黑豬衛骍,被發現后的他,有些慌亂的躲開了。

  荊伊在尚未入夜的時候就睡下了,燈未亮,門緊閉,像無人居住一樣。

  殳柔知道那房間里有人,新婚之夜她可是親眼看到夜晨林翎將那女人領進喜房的。

  “有人來了。”林翎十分警覺的看向門的方向,她清楚的聽到了門外的動靜。

  夜晨倒是沒有特別驚訝,好像他早就發現了殳柔的蹤跡,平靜的看著林翎,說:“是殳柔,她想來試探一下,那天去竹園的人是不是你。”

  一提殳柔,林翎就覺得自己一肚子火氣,恨不得立刻將殳柔就地正法,為她娘報仇!

  但,為了那個孩子,她暫時忍了!!

  “你怎么知道是她?”林翎一邊驚奇的問,一邊漫步走向房間的門,小聲的問:“不是變了聲音換了臉,她怎么還是懷疑上我了?”

  放她一馬,不好好在家養胎,非得上門找事兒嗎?

  門一開,殳柔一手扶著她的大肚子站在門口,笑盈盈的看著林翎:“聽說你們成親了,前幾日我總是不舒服,所以沒能及時趕來。今日好些了,便想著也來祝福一下你們。”

  她竟還敢來……

  殺母之仇……她是如何做到這么厚顏無恥的?

  林翎抓住門的手似乎僵硬了,臉上的表情也不太自然,“多謝你的祝福,不過這么晚了,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要是被妖王殿下發現你還在靈獸仙山,我也幫不了你了。”

  林翎正說著,殳柔突然笑了笑,不知從哪里變出兩壇酒來,費力的將酒壇子抱在懷里,說:“這是我在竹園自己用山中清泉釀的好酒,你們大婚,我也沒有什么東西可以送。這兩壇好酒,是我親自釀的,以作賀禮,聊表心意。”

  “你拿回去吧!我們之間,好像沒有到互送賀禮的那種交情。”林翎面帶微笑的說,并沒有接過她懷中的酒,反而準備關門了。

  殳柔見林翎這一番舉動,心想:看來,她的身份,確實有鬼!

  眼看殳柔懷抱兩壇酒就那么站著,雙手越來越酸,已經抱不動了,夜晨突然一手攬過林翎的腰,對殳柔說:“來者是客,進來坐坐吧!”

  “……”林翎看著夜晨接過殳柔懷中的兩壇酒,看著殳柔毫不拘謹的坐在桌旁的椅子上,她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么。

  “原來,你們真的不是親兄妹呢!”殳柔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夜晨和林翎說,雙手溫柔的撫摸著她的肚子,“早前聽到一些類似的傳言,我還以為是謠言。沒想到,竟是真的……”

  “是啊。”林翎佯裝高興的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來,倒杯水喝了一口壓壓驚,說:“你是想聽我澄清一下嗎?是的,那不是謠言,是事實。”

  夜晨的醫療檢測光掃過殳柔的肚子,發現胎寶寶在她的肚子里調皮的在翻滾身子。

  看胎寶寶那無憂無慮的樣子,夜晨心想:就算殳柔有千錯萬錯,孩子總是無辜的,希望他平安出生。

  那是一個新生命啊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