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喜歡的女人,我自己救!(1/2)

加入書簽

  “尋蕭,你怎么突然回來了?”高辛巍然一臉欣喜的問。

  “聽說巫族有難,不得不歸。”石漓泫不想再浪費時間,正要說出今日約見高辛巍然的來意,立刻又被石漓泫打斷:“那是個誤會,父皇已經不再懷疑巫族了。”

  石漓泫與高辛巍然一同高舉起酒杯,兩人互相敬酒。夜晨并沒有意偷聽石漓泫和高辛巍然講話,那沒辦法咯,誰讓石漓泫的巫術與他不起作用呢?所以,他是故意偷聽的。

  “尋蕭替巫族謝皇上圣恩。”

  “你我兄弟二人之間,那么客氣干什么?今日找我何事?”高辛巍然終于問出這句話。

  “二殿下,尋蕭有一事相求。”石漓泫放下酒杯,臉上少了一貫的嬉笑。

  看他那么認真的表情,高辛巍然心里驚訝不已,同時還開始擔心:他這是……難道要讓我求父皇給他個官職當當?

  “二殿下,你可知道現在正關在皇宮天牢里的那個細作?不知她現在怎么樣?有沒有用刑啊?”石漓泫擔憂的神情在高辛巍然面前表露得一覽無遺,這是石漓泫第一次這么關心一個女人。

  高辛巍然帶著滿心疑惑,石漓泫和夜翎兒素未謀面,怎么會問起她來?

  “你說那個女人啊?本來是難逃一死的。但不知怎么,有人在天牢附近設下了結界,任何人都沒辦法靠近天牢。所以,在父皇找人破開那結界之前,她暫時還是安全的。至于有沒有用刑,我就不得而知了。父皇也不許我們過問這些事,連太子都不知道。”

  “此言當真?”那便太好了!石漓泫激動的心情溢于言表。這樣一來,他就有時間想辦法救她了。

  “但是,你怎么突然關心起一個細作的生死來?莫非,你們之前認識?”高辛巍然打趣的問。以他對石漓泫的了解,他以前可從來沒有過什么心儀的女子之類的。

  石漓泫心里對林翎產生了愧疚,就因為他自己也曾經把她當成細作,還那樣對她。現在從高辛巍然口中再次聽到‘細作’一詞,石漓泫心中就充滿了自責。

  “二殿下。”石漓泫認真道:“我肯定,她絕不是他國細作。二殿下慧眼如炬,不會看不出來一個細作身上會有那些特點。而那些特點,那個女人身上都沒有。要武功不會武功,要心計沒有心計,傻頭傻腦的一個笨女人。她要是去當細作,沒開始接任務就能自己把自己蠢死了。”

  這表情變化得有些微妙,石漓泫說起他心中的夜翎兒時一臉幸福的模樣,不只是他對面的高辛巍然震驚了。

  不遠處的夜晨和醉仙翁也是快看不下去了,夜晨聽著石漓泫那些話,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覺得心里特別不舒服。心想:你這小子,快給我閉嘴吧!那個女人也是你可以議論的?

  “竟然使用內力也探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那小子一定是使用了巫術。”醉仙翁觀察了石漓泫說話的眼神、動作、表情,忽然看著夜晨篤定的說:“不過,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現在定是找高辛巍然說那小妮子的事。十有**呢,就是希望能打聽到什么消息,然后試圖讓高辛巍然向皇帝求個情,目的就是想要把他未過門的媳婦兒救出來。”

  醉仙翁猜得一點都沒錯,和夜晨聽到的內容一模一樣。夜晨甚至都開始懷疑醉仙翁是不是真的聽不到石漓泫和高辛巍然的談話。

  那句‘未過門的媳婦兒’再次刺激到夜晨,看醉仙翁的眼神立刻就變了。有一句話叫‘眼神殺’,原來是說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