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師徒對話(1/2)

加入書簽

  “吾皇,實乃大才雄才之皇帝也,只是吾皇對于自身的功業操之過急了些許罷了,卻被那些天下反賊借此機會以百姓之口反我大隋,實乃最為險惡之人!”

  尚師徒一席話說的忠肝義膽,豪氣干云,邱瑞默默的看著尚師徒,眼睛里多了不少繁雜的色彩。

  除了一些的憐惜之外,更多的確是那逐漸升氳起來的亢奮。

  邱瑞是為自己教授出這樣一個眼光獨到且還忠心耿耿的大將出來而亢奮,憐惜自然是現今的尚師徒只知曉愚忠,卻沒有更為遠大的見識,如果一直這樣的話,等待尚師徒的只能是一個死字。

  邱瑞似乎已經看到了尚師徒即將要面臨的是什么了,不由又是一聲長嘆。

  這時,王氏從內屋里出來,見了邱瑞也是盈盈一拜,然后轉身似是想朝尚師徒說些什么卻又最終沒張開口來。

  尚師徒看著自家夫人心中突然的也多了些愧疚之色,但是那一雙眼中淡然凌冽的色彩卻依舊未逝,這表明此時的尚師徒也已經做好了隨時為大隋朝盡忠的決心了。

  王氏幽幽一嘆,只得將目光再次望向邱瑞,邱瑞輕輕的朝王氏示意寬心,然后一步步的走近尚師徒,緩緩的道:“將軍咽喉之傷可知是何人留下否?”

  尚師徒略感詫異,許是沒想到邱瑞會問這么一個問題,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還是可以想要羞辱自己的臉面。

  對于恩師的問話,尚師徒雖不解卻也答道:“乃是瓦崗小白龍。”

  “將軍可知那小白龍是誰否?”邱瑞再問。

  尚師徒不由盯了邱瑞兩眼,道:“乃是恩師徒兒,吾之師弟也。”

  邱瑞聞言寬慰的一笑,道:“只說對一半。”

  尚師徒再感詫異,卻聽邱瑞又道來:“你那師弟不是別人,正是當初你學藝時襁褓中的邱福師弟也。”

  “啊呀,原是邱福師弟!”尚師徒不禁大吃一驚。

  因為尚師徒對于邱瑞的情況可是一直都有著關注,邱瑞深居昌平王府從不見客也不外出,而邱福更是被邱瑞嚴加管教,也是不離王府一步,后來邱福自己托關系去軍營中做了一副將被邱瑞知曉后也是立即就給尋了回來。

  從那以后邱福就再也沒有任何的傳聞,成為一個長安城中被所有人逐漸淡忘的一個小王爺,對于恩師這樣的性子尚師徒是清楚的很,是以,尚師徒一直都沒將瓦崗小白龍往邱福身上想,一直都認為是邱瑞另外收下的一個弟子而已。

  “邱福師弟n法已盡得恩師真傳,甚至還頗有變通之妙,邱福師弟真乃天賦異稟也。”尚師徒是真心的為邱福感到高興。

  尚師徒明白,自己也是因為當初只跟隨邱瑞學了不長時間的武藝,是以也才沒能領會到邱家n的精髓,此時心中也不免隱隱感到遺憾。

  “徒兒。”邱瑞也終于是改變了自己的稱呼,端詳著尚師徒,道:“徒兒知為師除了福兒之外也就你一個徒兒,若是徒兒能夠就此隨為師上的瓦崗,以后你們師兄弟聯手,定當戰無不勝立下無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