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1/2)

加入書簽

  就是這樣,段天石才更加吃驚她的酒量,竟然能什么都不吃,就干掉了三瓶白酒。[]

  但是最后也夠她受得了,吐成這樣她便只能干嘔,白酒不跟啤酒一樣,過了這么久早就在她体内蒸發掉了。

  “先生,需要幫忙嗎?”好像是看到了段天石這头的情況,一个穿著服務員的服裝女孩慢慢走來,微微彎腰對段天石詢問道。

  段天石當然求之不得,諜影吐成這樣那是肯定要好好清洗一下的,但女廁所他有沒辦法进去。

  了头后,段天石感激的看向她:“那就麻煩你了,幫我帶她去洗手间清洗清洗。”

  服務員女孩很是靦腆的一笑,隨后擺手了句不客氣,便從段天石身上的將諜影扶了起來。

  被服務員女孩扶起來的諜影,跟爛泥一樣四处乱晃,好像隨時都要倒下似得。

  見此,段天石再次感激地對著女孩,做出了雙手合并的感謝手勢。

  見服務員女孩可以攙扶住諜影后,并且慢慢向洗手间走去,段天石這才掃視起來自己的慘狀。

  只見藍色的上衣已經被白酒浸透,并且散發出難聞的酒精味來,段天石捂著鼻子搖了搖头。

  站起身后,段天石也邁著步子向相反方向走去,準備去男洗手间洗一把臉,至于衣服也只能這么著了。

  金轮飯店外面,南泉快速的從旋轉門中穿過,還不忘隨手將襯衫的高領全部豎起,這樣就能把整个臉直接消減一半,只剩下兩个眼睛在外面。

  快步走进飯店大廳后,南泉沒有搭理迎上前的服務員,抬头向四周快速的掃視了一圈后,最終發現了目標。

  把头低的極低,南泉這才朝女衛生间走去。

  而同時,從女衛生间里走出了兩个女孩。

  不,準確的,應該是一个女服務員攙扶著另外一个爛醉如泥的女子。

  南泉看到女服務員后,二話不直接上前一腳飛出,女服務員一時不查被蹬的整个人翻滾跌出,在地面上轱轆了三四米撞倒了一堆桌椅后才停下。

  沒人攙扶的諜影瞬间向地面摔去,就當她即將與地面來个亲密接觸的檔口,南泉閃電般的揮出雙臂將之攬入怀中。

  將諜影整个人抱起來后,南泉便头也不回的跑向旋轉門。

  “啥瘠薄味道!”走出旋轉門后,被白酒味道熏夠嗆的南泉,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昏睡的諜影,真想將她一下子摔死。

  其實南泉就是想想而已,要真摔死了諜影,恐怕他一毛錢都拿不到了。

  停在一邊的豐田霸道,早已等候多時,當南泉抱著諜影走過來后,車門打開將南泉快速的迎了进去。

  也就是車門關閉的一剎那,從洗手间走出來的段天石,無意中看到了坐在車内的南泉。

  而讓段天石瞬间头皮炸開的,便是在南泉怀中,竟然躺著的是諜影。

  金轮飯店距離豐田霸道不過兩三百米而已,這么近段天石發誓絕對不會看錯跟看走眼。

  就在段天石疾步追出去后,豐田霸道還沒開走,好像在故意等他一樣。

  段天石自然也管不了那么多,即使知道是陷阱也會追過去。

  當段天石跨出旋轉門后,距離豐田霸道不過一百米的距離時,豐田霸道這才哄起油門。

  段天石猛的運氣周身氣力,加上心中的催促下,奇門八門之一的開門被瞬间沖破。

  被開門的狂猛力量加覆在身后,段天石整个人的速度瞬间拔高了几倍。

  几乎從遠看去,段天石只是化身成了一道殘影,跟鬼魂似得直接極速飄向了豐田霸道。

  不要走!不要走啊!段天石在心底歇斯底里的吶喊著。

  都快到了這个層次,段天石竟然還嫌不夠,由此便可見他對諜影,其實還是十分在意的。

  對著司機老大,劉紅揮了下手淡定的了聲:“走。”

  “哦了!”老大齜牙應了一聲,將檔把撥到了d檔位,抬起足有四十六號的大腳丫子,對準油門便悶死下去。

  “嗡!”豐田霸道發出了一道悶響,隨后便如一匹脱韁的野馬似得,朝著馬路挺了出去。

  這个時候,我们的段天石距離豐田霸道的尾部還有五十米。

  豐田霸道提速本身就很快,外加上被老大這么往死的踩,那速度簡直不用了。

  這个時候,即使段天石是飛人,那也難以望其脊背。

  可惡!該死!段天石看著即將逃掉的豐田霸道,雙目中火焰蹭蹭乱竄。

  “奇門開八門!休門!開開開!!!”一腳拼命的跺在了水泥地上,段天石身上開門的力量逐漸褪去,一股新的力量加入进來。

  段天石的速度再次暴增几倍,那跺在地上的一腳猛的將他掀飛了出去,整个人跟飛碟似得橫著撞向豐田霸道。

  第47章劉氏个父子的報復下一

  “哈哈,累死那比樣的!敢跟我斗,看我不弄死你!”劉血趴在最后面的座位,將乱顫的臉蛋發子紧紧貼在后擋風玻璃上,注視著段天石的一舉一動。

  聽到劉血的話后,劉紅則得意的看了一眼被绳索捆綁住的諜影,隨后緩緩微笑道:“老大慢一,別讓他放棄,給他一希望,熬鷹就得這么慢慢來,就算在狂傲不羈的鷹,在遇到我這个獵鷹人后,都會引頸就弒。”

  “得了!有話就成!”

  老大領命的應了一聲后,立刻慢慢抬起了油門的腳,速度頓時微微慢了下來。

  可是,段天石的速度卻突然暴增起來。

  五十米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但在段天石催動休門時,豐田霸道又往前躥了足有八十米。

  看著豐田霸道又慢了下來,段天石更加確定了之前的猜測,看來他们抓諜影是假,要對付自己倒是真。

  可是段天石想破了头,也不知道抓諜影的這伙人,到底是哪个陣營的。

  按理不應該是背后想要對付龍門的神秘組織,因為在段天石看來,這个神秘組織是可以操控毒蛇幫的存在。

  之前既然把諜影放了,那就明他们對諜影沒兴趣,段天石最終判斷他们絕對不會再來抓諜影的。

  因為自己已經跟毒蛇幫畫上等號了,那么這个組織即使想對付龍門,那也不會找上諜影,直接找自己來不是更好么。

  何況最重要的是,段天石猜測不出神秘組織抓諜影的動機啊,威脅自己?那干嘛之前要授命毒蛇幫放了諜影?

  別告訴段天石是心堂堂主禿头私自做主的,如果是這樣那么打死段天石也不會信。

  畢竟對于毒蛇幫的結構,段天石還是有些了解的。

  這么大的事情,絕對不會是禿头可以做主的,真正的做主人應該是龍头魏歌,又或者背后的那个神秘勢力才對。

  這樣看來,段天石不免料定一件事情。

  這个事情讓段天石即使現在想想,也不免出了一身冷汗。

  以神秘勢力對段天石的了解程度來看,恐怕當段天石回國后就被他们盯上了,甚至是在之前他们就得到了段天石回國的消息。

  這樣,才會出現之前襤褸老太與那个殺手的刺殺。

  “哐當!”

  豐田霸道的車上發出了這樣一道動靜。

  車内,劉紅額头一挑疑惑問:“啥東西掉下來了?”

  南泉看了一眼躺在身邊的諜影,隨后打開了車門,將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早在上面等候多時的段天石,迅速彈出雙腳把南泉死死夾住,隨后便拼了命的將他往車外拖拽。

  南泉被段天石在上面這么突如其來的弄一手,頓時手忙腳乱瞎撲騰著,雙腳分別反勾住了車座立柱,這樣可以保證他不被段天石拖拽出去。

  眼看南泉從上面的雙腿死死夾住,劉紅嚇的縮了縮脖子,立刻從中间位置騰挪到了最后方,跟劉血呆在了一起。

  劉血還沒弄明白咋回事呢,就看見南泉一个勁兒的乱撲騰,半个身子耷拉在外面,仍然在車里的屁股撅的老高。

  “后面的段天石不見了。”劉血眨巴了几下他的眼睛,沖著身邊的父亲劉紅道。

  司機老大眼看二弟被攻擊,早就擔心的不行,恨不得扔掉方向盤立刻上后面幫助南泉跟敵人一起戰斗。

  “南南!你他个嗎給我挺住了!給我五分鐘時间!我開到空地去,這里人太雜乱,給他弄死了麻煩!”老大扯著脖子朝后面喊著,聽的劉紅整个臉黑的不行,直接開罵道:“能不能給我瘠薄聲?錢還想要不了?”

  南泉都快被拖出去摔死了,眼看劉紅還這種態度話,早就受夠他的老大瞬间怒了:“有錢了不起?草你嗎,你在給我比比車車的,我現在就弄死你,你信不信?你有錢,我看你有命花沒!”

  老大粗狂的聲音一響起,在配合他那赤紅要吃人的眼珠子,還真別,把劉紅跟劉血嚇的頓時不敢吱聲了。

  坐在后面的劉紅很尷尬,他身為一个有逼格的人,又怎么會咽下這口窩囊氣。

  可是他與劉血兩个手無縛鸡之力,面對壯如猛牛的老大怎么也提不起該有的阳剛之氣。

  劉紅可真怕老大徹底怒了,把自己父子倆拉到荒郊野外干死,然后連坑都不刨一个,直接分尸絞肉機弄成肉沫子喂給狗吃。

  要知道在h市,几年前的一个商業大亨就是這么死的,那時候都見報了,一時间弄的全城商人个个嚇破膽。

  趴在車上吹風的段天石,悠哉哉用力晃動著雙腳,跟拔蘿卜似得抻拉著南泉的腦袋。

  “手下敗將,有種的松開我,爺们的決一死戰!大戰一百回合!”南泉被段天石這么折磨的都快死了,勾住座椅立柱的雙腳早已酸麻,腿肚子也快鉆筋了。

  不屑的瞥了南泉一眼,段天石掏出根煙享受的吸了起來,由于上面風大,香煙燃燒的十分快。

  一根煙很快就燃盡到了棉花,段天石見此猛的吹紅了煙头,隨后壞笑著捏出蘭花指,將夾在指縫之间的猩紅煙头用力彈向南泉。

  “我操呃啊!啊!好燙!”南泉剛要罵娘,不想被段天石彈下的猩紅煙头,直接呼在了額头上。

  煙头在猩紅狀態的熱度,也是不容覷的,只是這个煙头有些特別,棉花燒沒后竟然沒有被風吹跑。

  而是死死的粘在了南泉地額头上,宛如有種風吹不掉雨打不透的阿q精神。

  “段天石!我不殺你,誓不為人!”南泉挺著額头上的棉花,齜牙咧嘴的沖著車地段天石沉聲。

  對于南泉的叫囂,段天石基本上就是視而不見。

  豐田霸道在道路上橫沖直撞,一臉焦急的老大,几乎把油門當段天石了,不踩死誓不罷休。

  不過即使豐田霸道跑的如此之快,別的車輛也都主動避讓他,在他的身后仍然有一輛不尋常的車。

  只見豐田霸道的周圍都沒有一个車輛,而在它的身后,卻紧紧跟著一輛寶馬750。

  對于其它車輛主動避讓的豐田霸道,寶馬750采用的是窮追不舍。

  似乎有種想跟豐田霸道互相碰一个的想法,這叫老大很納悶,不過他一心想要開出城區到郊外,也就沒有怎么仔細顧及身后的寶馬750了。

  黑色的寶馬750,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拉風的身形散發出道道炫光,黑色金屬漆面也烏黑錚亮。

  其實趴在車上的段天石,早就注意到了身后跟著豐田霸道的寶馬750,甚至是在段天石沒有爬上車時,這座寶馬就已經跟上了。

  但他是什么目的,段天石就不知道了。

  看著那进氣格柵下面掛著四个8的牌號,段天石暗道這家伙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就這个牌號,就能買几輛寶馬750了,檔次不高的車掛著這个牌號,段天石判斷一定是个喜歡低調的牛逼人物才對。

  “砰!”

  豐田霸道撞開一排路障,隨后头也不回的從公路上,一下子扎进了下面那廣闊無痕的土路中。

  看著豐田霸道沖過路障一头扎进了土路中繼續飛馳,寶馬750也不甘示弱的紧跟了下去。

  一猶豫都沒有,絲毫沒有拖泥帶水。

  suv跑坑洼不平的土路一難度都沒有,也可以就是專為這種路而生的車型。

  但寶馬750就不同了,地盤在高的話,那它能高過吉普么?

  嗯?

  答案是絕壁高不過的!

  寶馬車内,段自强吸了口可樂瓶子里的冰水,隨后無比表情的對著開車地冷峻男子道:“弟啊,我這tmd還能追上不啊?不行就嘣他得了!因為个發逼服務員,你看你把你哥都帶哪來了,在往前去就是黃土高坡了吧?”

  對于段自强的習性冷峻男子很看不慣,不過現在他们是上下級的關系,冷峻男子也不好什么。

  冷峻男子目視前方,急轉了下方向盤后表情冷淡的回應道:“吸你的,沒事別bb。”

  “這么跟你大哥話,你觉得這樣好么?”段自强甩了甩額前的劉海,微微探头將鼻子湊到插著玻璃吸管的可樂瓶旁,隨后伸出拇指按住了一个鼻孔深呼口氣。

  “嘶!”段自强猛的再次吸了一下子,瞬间整个人顫抖了起來,就跟癲癇發作了似得,老瘠薄嚇人了。

  寶馬750走這種坑洼不平的土路本身就吃力,也辛虧本身車好這才顛簸的沒那么厲害。

  可段自强這么一顫抖,他那可是跟山似得体格子啊,什么車也架不住這么晃悠啊,頓時寶馬750在冷峻男子的操控下,沒有任何意外的干溝里去了。

  整个前臉卡在了土包上,前面兩个轱轆嗖嗖空轉著,后面也是陷在沙土里直接干打滑不走道。

  一腳悶在了剎車上后,冷峻男子再也忍不住了,宇宙頓時爆發一拳就呼段自强臉上了。

  “我草,你打我?”段自强一手拿著插著玻璃吸管的可樂瓶子,一手捂著噗噗躥血的鼻子。

  “我他妈還是殺你呢,你你是啥大哥?自從跟了你后,我是不是越混越回去了?在幫派里的地位非但沒有增加,還降低到了被一个鋁圈子打臉也不敢反抗的地步!”冷峻男子面無血色,極其憤怒的吼道。

  第48章劉發氏个父子的報復下·二

  段自强這會已經飄了,俗話就是吸大了,有蒙逼了。

  “話啊!你不是跟著百合堂堂主劉濤么,你不是他的心腹么?你不是混子中鋁圈子的等級嗎?嗯?上面還有啥來的?鋼圈?黑圈?用不用我他妈送你个花圈,送您老西方大陸一路走好啊!”

  冷峻男子的臉上青筋一跳一跳,到最后干脆動手搖了搖仰脖倒在座椅上的段自强。

  實話,看著整天溜冰打k的段自强,冷峻男子想起了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