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夜探三常盤(1/2)

加入書簽

  o,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

  第三百六十八章夜探常盤

  “尸體已經有些發硬,血液還未干涸,但是已經開始發暗粘稠。大約死亡有一小時左右。”原佳明的別墅,凝雪在確認了周圍沒有危險之后,開始在房間中調查了起來。“家具并沒有被翻動的痕跡,應該是直接沖著人來的。”在我們這邊出了這檔子事情之后,我給快斗安排了一個臨時的住處,自己就和靜流回到了自己的別墅,此時我們幾個人正盯著屏幕,而屏幕另一邊的凝雪手里則是舉著手機一邊給我們視頻一邊說著自己看到的情況。

  “桌子上還有蛋糕,我倒是記得原佳明是喜歡吃甜食的。”看著視頻,志保在我身邊提醒著。“蛋糕還沒有動,人就已經被殺了,目的性很明確。”

  “阿雪,查一下原佳明的電腦。”一瞬間,我想到了最壞的結果。若真的是組織的人找上了原佳明,那志保這次可能就真的危險了

  “電腦數據,被清空了。”幾分鐘后,阿雪傳來了最壞的消息。

  “呼”聽到這個消息,我的眉頭瞬間緊鎖,就連身邊的志保也輕輕的抱起了手臂,雖然她極力的克制自己的表情,但是指尖的顫抖已經將她的恐懼完全暴露了。

  “阿雪,把電腦主機搬回來。不要管尸體,清理痕跡撤離。”想了想,我對凝雪命令著。“同時告訴霜兒在附近盯著,但一定要隱藏好,安全為最優先項。”

  “是。”領命后,凝雪便開始了自己的工作。另一邊我也再次撥打了迅疾的電話,告訴他們盡快的去拿到常盤大樓的主數據。

  “凝雪在回來的路上,凝月在常盤大樓和迅疾盜取毀滅數據資料,凝霜在原佳明的家附近蹲點誰去保護阿笠博士和我爸爸和小蘭”腦袋中思緒一轉,我發現自己身邊能用的人還是太少了。勢力在崛起,打手卻不夠。現在回去或者讓瘦狼調離人手都不是好的選擇,前者是時間不夠,后者是容易打草驚蛇。

  “實在不行的話報警”靜流試探性的問了一句。我卻只是無奈的回應了她一個眼神。惹得靜流玉頸微含,犯錯似的吐了吐舌頭,不再說話。一邊的明美也是閉口不語,因為涉及任務和保護方面,此時的她沒有任何的發言的余地。

  “我飛回去吧。”想了想,我還是決定自己回去。阿笠博士那邊不說,畢竟他旁邊就是偵探的家,組織想找他下手也得掂量掂量會不會被工藤優作這個知名偵探家盯上。此時此刻保護好小蘭和老爸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我也和你一起回去。”志保猛然抬頭對我道。“我要去博士那邊。”

  “現在可不是回去的時”

  “如果真的被他們發現,我根本逃不掉”志保的聲音突然變得高了起來。突然拔高的聲音讓在座的眾人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只見志保緩緩的低下了頭,眼中逐漸泛起了一層水霧。“既然如此,倒不如讓我就這樣暴露在他們的面前。至少,這樣可以保住你們不被他們”

  “夠了”聽了志保的話,我不由得皺起眉。“事情還沒到那個地步,在那之前,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話落,我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出了大廳。

  “志保。。不要這樣。”見我離開,靜流便坐到志保的身邊安慰起來。“你應該知道的,冰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啊靜流姐姐。”說著。志保眼中的淚水猶如斷了線的珠子開始往下滑落。“就是因為那個混蛋總是這樣,才一次次的讓自己陷入危機當中。但若不是因為我,或許冰和你早就可以脫離組織的束縛,換個姓名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了都是我”

  “志保,這并不是你的錯。”靜流攬過志保的肩頭,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有些事情,我們是無法逃避的。就像你,你選擇自己去面對組織,把更安全的環境留給我們,這樣的奉獻足以說明你對這個家的感情。但是,這并不是冰想要看到的。不是嗎”說著,靜流抬手擦去了志保眼角的淚水。“相信冰吧。雖然有時他做事的行為有些沖動,但是每一次無不是他深思熟慮后才做出的決定。作為他的主治醫師,我能做的就是在他的身后,默默的支持他。我想志保你也應該能夠理解冰的苦衷。”

  “是啊,志保。”明美也上前勸慰起來。“冰不顧一切的將我們救出來,又一次次的為我們開辟安全,舒適的道路與環境。志保,此時任性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呢。況且,我們也要盡我們所能的去幫助,支援冰不是嗎”

  “我。。”志保想了想卻還是搖了搖頭。“可是我不想再做他身后的花朵。”志保淚眼婆娑“哪怕一次也好,我想要站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面對”說罷,志保離開了靜流的懷抱。“靜流姐姐,謝謝你,我好多了。”志保重新露出了一絲笑顏。“但是,我也有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能讓冰因為我而去和組織單打獨斗。”

  “志保,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靜流伸手拉過志保的小手。“但是冰并不希望你那樣。你有你必須做的事,冰同樣也是如此。曾幾何時,我也想過是否有一天,在戰場上,我會出現在冰的身邊,和他一起并肩戰斗。但是很快我就明白了,那個位置,只有一個人可以站在那里。”

  “靜流姐姐”志保哪兒會不清楚靜流話語中的意思,雖然她依舊想要反駁,可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語。

  “志保,我們是一個家庭,同時也要了解我們自己在家庭中要做的事情。冰需要你,你是他的支柱,他怎么可能會讓自己的支柱站在自己的身邊與自己共同犯險”明美伸手撫了撫自己妹妹的發絲柔聲道。“志保,我們都明白你的心情,只是。。我們與冰并肩的方式并不一定是要和他一起上戰場。這你是知道的,不是嗎”

  “姐姐”望著自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