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修羅(1/2)

加入書簽

  惡魔與修羅的狂想曲:修羅

  在確定了與明月再次合作的關系后,我也沒著急立刻就和他開展任務的討論,畢竟他已經放棄了這次的任務,在回去重新接取任務反而對他來說是件丟面兒的事,所以我只是將得到的任務資料丟給他然后就回房休息了,至于相關情報。。他的情報網知道的肯定遠比川香和美跟我說的要多。我自然也不必擔心。

  回到自己房間,我拿出自己手邊的槍械開始保養起來,反正距離船靠岸還有不少時間,這個時間我也不能休息,一但躺下,再想起床可就困難了。與其坐著發呆,倒不如想想后面的任務,武器方面能夠保障,剩下的就看怎么用手邊的這些武器火力去完成任務了。

  “手槍隨身,沖鋒槍,狙擊槍。。對,得調試好一些炸彈和高爆彈,最好的打算是能夠順利潛入,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把整個別墅都炸了。不過明月那邊的情報能力那么高,相信我們的任務應該不會太困難。”一邊自言自語,我一邊擦拭著槍械,這樣的行為可以很好的保持我的理智讓我不會犯困。

  莫約一小時的時間,游輪緩緩靠岸,下船后我來到游輪酒店的車庫,從項鏈里取出自己的車子,在一路開上去。停在了酒店的門口,當我駐足這里的時候,明月已經在門口等我了,拉開車門,我帶著明月一起前往了川香和美為我們準備的安全屋。

  “川香的情報基本無誤,我在這里稍作補充。”或許是為了將倦意從腦海中驅散,明月晃了晃腦袋開始整理起了情報。

  “嗯。”我點了點頭。

  “這次我們的敵人大約部署了一個百人團隊,來自東南亞西方的野狗雇傭兵團。全團一共一百四十三人,除去留守和非戰斗人員,這次可以說整個傭兵團都傾巢而出了。這是他們的三位團長的資料。”說罷,明月將一個u盤放在了我掛擋的手邊。“敵人的火力不容小覷,除了個人標配外,團隊還配有rg,大口徑狙擊,以及a,at地雷等。這次坂上為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下了血本,把自己的家圍了個里外三層,密不透風啊。”

  “一百多號人,那別墅裝的下么。”聽著明月的情報,我不由得皺皺眉,這個什么野狗傭兵團雖然我沒聽說過,不過從他們的火力配置上來看,應該屬于中型團隊,算不上高端。不過這樣的一個團隊,比起那些十人的精英小隊,唯一強的就是信息的傳播和大范圍的火力壓制。對于保護方面來說,確實要比精英團隊更為合適。

  “我的情報表示,這個團隊有一半的人都分散在了別墅半徑一公里的地方。那一片地域已經算是軍事禁區,甚至影響了神木縣的部分交通。”明月為我解釋道。“從我們進入神木縣后,甚至都不能開車前往別墅所在郊區。以你現在這兩防彈雷諾來說,別說被排查是一方面,at地雷估計都是為你這種車特意準備的。”

  “火箭彈我的車能扛得住,反坦克地雷還真沒試過。”對于明月的玩笑我只是一笑而過。確實他說的對,這車要是被查,那我們還真不好過關了。

  “除了雇傭傭兵團,坂上臣還有十余名貼身的保鏢,他們有的是從黑幫出來的,有的則是坂上在地下擂臺尋覓的好手。總之,他們沒有人是善茬兒。資料已經全在u盤里了,到地方后我們在詳說。”

  “地形方面呢?有情報嗎?”我目光依舊盯著前方的道路,心思卻已經分出一部分來聽收情報了。

  “盤橋而下,下面是一片花田,別墅環山,后面的山林全是植被。山高約三十米,呈丘陵狀。正前方是通往公路的唯一大道,易守難攻。除非。。。”

  “除非我們能從山后饒上去,把后方的山嶺占據并找到出路。然后在把火力布置好。”我接了明月的話。“正面硬突不是辦法,就算我們的火力足夠猛也不可能和百人團打拉鋸。但是從山后直接用重火力偷襲成功率倒是很高。只要保證一枚火箭彈能夠直接要了坂上的命。而后方山嶺是我們逃跑的唯一路線,而且不能只規劃一條。至少。。三條以上,并見機行事。在爬到山頂后,我們利用滑翔翼逃離。”

  “你這樣的話工程量會很大。”明月皺皺眉。

  “這個你不用操心,交給我就好。”我咧嘴笑道,武器裝備方面,我從沒擔心過。

  “那逃跑工具,武器呢?這些東西我都沒有準,按照我的想法,直接潛入敵人內部,干掉目標后逃離就好,沒必要把動靜高的那么大吧?”明月似乎有些看不懂我的行為方式。

  “你有詳細的照片,路徑。以及別墅的結構圖嗎?”我反問了一句。

  “稍等。”說罷,明月拿出手機飛快的按了幾個鍵。很快的,他的手機就給了他反饋。“大約三小時后就有了。”

  “那就行,你提供情報,武器支援和掩護方面我來負責。”

  “武器?”坐在副駕駛的明月回過頭看了看后座上,并沒有看到任何武器的存在。“雖說川香給我們提供了安全屋,但是我可不認為那里會有很多火力,畢竟是政府。”

  “大約三小時后就有了。”我嘴角裂開一絲笑容,側頭輕看了明月一眼。一番對話后,我總感覺明月是一個很實話這很讓我意外。一個殺手若是連心都軟了。要么是被某些人喚回了良知,已然厭倦了殺人,要么。。。

  “我提供的火力足夠我們在那里做一次完美潛行了,只要你夠膽。”我嘗試著用語言刺激他一番。

  “呵。。。”明月嘴角突然勾起一絲興奮的弧度。他又怎會不知完美潛行的意思。緩了大概七八秒,才淡淡的吐出了一個詞。“真刺激。”輕吐的詞語讓我知道了他還是那個修羅的化身,他應該只是很久沒有接觸到正面交鋒的任務了吧。當聽到完美潛行這個詞語后,我明顯覺得他的血氣有沸騰的趨勢,或許是因為他的情報商過于優秀,讓他短暫的忘記了正面交戰是何等的殘酷。此時他缺少的,應該只是喚醒他修羅負面情緒的引子而已。

  峰回路轉,我們來到了神木縣的安全屋,來到這里的第一件事,便是兩人各找了一個房間,關好房門,沉沉的睡去。畢竟一夜的高度集中,身體已經產生了匱乏。于是這一睡再睜眼就已經是下午的時分。距離任務的最終時間還有大約十四個小時。

  簡單的一番洗漱后,我和明月坐在了桌前開始戰前的會議。

  “地圖和路徑都已經到了。”說罷,明月操作著安全屋里準備的電腦。很快的,一副3d的地圖和別墅的平面圖便投影在了我的面前,上面還有用紅線和藍線標注的潛行路徑,和撤退路徑。以及一個個黃色的人物標記點和綠色的監控點及范圍。

  “路徑規劃來說,這個資料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他還順手給我做了潛入計劃。在晚上十點的時候,會有一輛送餐的車輛給那群傭兵送餐。我可以找機會混進去。因為有路徑圖,我覺得成功潛入的機會非常大,你覺得的呢?”

  “嘖嘖,真是可怕的情報商,有機會的話請務必介紹給我,花多少錢都行。”我嘖了嘖舌感嘆道。說實話,明月的情報商能力簡直堪稱bug,已經詳細到了標注人員的份上,這難道是控制了衛星直接搜索的?不止是衛星,還有監控,甚至可能買通了內部人員都有可能。總之,我想要以太一的黑客水平達到這樣的水平都非常困難,這個情報商就好像擁有神之眼一般,簡直能洞察一切。可惜情報商就是情報商,哪怕他能黑入敵方的監控,也不敢做有痕跡的舉動。

  “哈,如果他不反對的話。我倒是挺樂意把這個家伙介紹給你。”明月淡淡一笑道。

  “嗯?”明月的話語似乎帶著點不同的韻味,似乎是,戲謔?

  “吶,這個以后再說,先看任務。你同意這次的潛入計劃嗎?”明月的目光對著投影晃了晃。

  “不。”我搖了搖頭。“并不是不同意,只是風險太大了。”我對明月道。“這樣的潛入首先一點就是不能攜帶武器,其次,送餐的餐車必定每次都有專員前往,你跟著去一旦被盤問就很容易暴露。屆時,你要面對的就是上百人的圍攻。而且就算你藏在餐車上,被發現的幾率也不是沒有。畢竟是一個活人的潛入。雖然這情報詳細的幾乎能間接告訴你人員的輪替時間,但是從危險系數上講,有些過于高了。”想了想,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個人傾向于直接在遠距離狙殺目標,在確認目標死亡后,直接用重火力覆蓋,因為目標死亡,這群雇傭兵沒必要繼續在這里賣命,他們選擇撤退的幾率很大,而你也可以在這之后在進去看看那塊表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

  “遠距離狙殺確實很不錯,也很安全。但是更容易驚動對方。”明月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見。“而且在狙殺后,我們不知要多久才能從這群驚弓之鳥的手下潛入別墅,那塊表會不會隨著坂上臣一起被處理掉我們也不能確定。我不能在這里丟掉唯一的希望。在這之前,我從情報商獲得的情報幾乎都能讓我潛入成功。當然,向試煉那次的任務目標失誤屬于意外。”明月解釋了一句“所以從我個人角度來說,我選擇潛入。”

  確實,因為情報來源的問題,明月更加信任情報商提供的信息,而我這是第一次接觸,能夠想到的就是尋找情報的漏洞來安全自身。畢竟我不習慣把自己的命交在別人的任務計劃里。有這樣的分歧也屬正常。更何況我們任務的側重點也根本不同。只是恰好在一條任務的路徑上。

  “那就雙管齊下吧。”我建議道。“你帶上監聽器和追蹤器,咱倆隨時保持聯絡,之后你去做潛入準備,我一個人摸到后山上為你完成任務或者意外暴露后留條后路。”

  “可以。”考慮了一番后,明月點頭答應了這次的行動安排。“那歸結一下此次的任務。任務目標有二,一為刺殺或狙殺坂上臣,二為找到那塊我需要的手表。晚十點任務開始,結束時間預定在凌晨四點前,之后務必逃離。”

  “任務過程中隨時保持聯系,我會用追蹤器定位你的位置,保證你的安全,必要時我會用狙擊槍支援你,出現嚴重紕漏時我會選擇用rg直接轟擊別墅。當然,事前我會先確認你的位置的。為了更好的完成掩護,我建議你進入別墅后想辦法搞掉別墅的防護系統,要不然防護系統啟動,我連唯一的窗子都看不到了。別說狙擊,就算是直接上火箭筒都會事倍功半。”我補充道。

  “rg?我們有那樣的武器嗎?”明月不解。雖然自己是在房間休息,但是他并沒有感覺到在他睡著的時候有外人來過這里,更別提送來rg這種單兵利器了。

  “在我房間。”我指了指自己的房間。當明月推開我的房門后,他便被那滿地的火力和武器驚呆了。

  rg,重型狙擊,重機槍,甚至還有各個樣式的手雷,成箱成箱的子彈。若不是這些東西就這么明晃晃的擺在眼前,明月怕不會以為自己走錯進了一個小型的軍火庫中了。

  “呵。。”明月抽了抽嘴角,顯然是被這滿地的琳瑯驚得不輕。“你的武器供應商能不能也推薦給我?我也想要這種隨叫隨到的快遞式的軍火服務。”

  “如果用你的情報商人來交換的話,我不介意。”我淡淡的笑道。同時走到床邊拿起了一件黑色的t恤交給明月。“穿上這個。”

  “這是?”衣服入手,明月并不知道這是什么。

  “關鍵時刻能保你一命的東西。”

  “這,防彈衣?這么薄?!”明月瞪大了雙眼。防彈衣他肯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