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小組長(1/2)

加入書簽

  在某位低階科研狗帶著有所學校以顏值分班的驚奇感離開自習室后,江水源繼續他刷書之旅。至于景鵬副主任的話,他覺得最多只能聽一半,也就是各種教材要相互比對著看,而且關鍵看它們術語是怎么定義的、定理是如何表述的,并琢磨每本書背后的理路,從中找出共性與特性。

  ——當然,這種學習方式也就江水源能用,其他人要是敢這么刷,腦袋里早就成一堆漿糊了!

  至于景鵬說“《高等代數》不會太難”的那一半,就好像大人對小孩子說的“你的壓歲錢我幫你收著,以后給你”,聽聽就行了,誰信誰傻。

  接下來的一周,江水源過得非常平靜,無非就是看書刷題。期間只收到了喬知之老先生的一封來信,不說別的,只看老人家那筆瘦勁工整的小楷字跡,就讓江水源汗顏不已,暗自決定等有空了一定好好練字。

  喬老爺子在信中表示,他回去之后想了又想,覺得小江同學能夠熟練掌握《十三經》《二十四史》等大部頭實在是巨大優勢,跟同事們商量再三,擬定了6大方向、13個小題目,希望小江同學能夠多思考、多動筆,有什么心得體會可以寫下來直接寄給他看看,文字不拘長短,三兩千字不嫌少,十萬八萬不嫌多。

  6大方向江水源大致看了看,從先秦諸子治國思想、兩漢國家祭祀制度,到魏晉南北朝儒佛道思想互動、唐宋社會秩序變革,再到宋明理學發展、清代學術思想演變,幾乎涵蓋了歷史上的所有主要朝代,充分體現了經史融合的特點。關鍵還在于題目夠大,別說給大學生練筆,就是給博士生做學位論文也足夠了!

  至于13個小題目,內容倒是相對具體點,至少讓人看了知道大致該怎么著手。可每個題目后面羅列一二十種參考書目又是怎么回事?不管了、不管了,還是備考《高等代數》要緊!

  矩陣、行列式、線性空間、多項式環、張量積,我來了!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江水源面色沉靜地迎來了入學的第二場考查,其實心里早已慌得一批:出題的大佬一定要高抬貴手,就算考得題目深一點、知識點雜一點、計算量大一點,我都認了,千萬別再玩那些虛頭巴腦的技巧了,真的會死人的!

  這次送題目的還是發量稀疏的仇主任和那位低階科研狗,沈處長卻沒來,頂替他的是景鵬副主任。

  仇萬平晃著更加明亮的腦袋宣布道:“此次考查內容為《高等代數》(1)(2),共計20道題,答對12題為合格,答對17道題以上為優秀。時間為一天,即明天早上8點半之前交卷。考查形式為開卷。有什么問題么?”

  《高等代數》要學大一上、下兩學期,也就是所謂的“高代1、2”,一般10個學分。考查有20道題,算下來還是2道題1個學分,跟上次一樣,看起來還挺公平的。不過聽到時間是一天,江水源手抖了一下:我去,看來題目簡單不了,沒準兒又得要熬夜!

  看江水源沒什么異議,仇萬平示意低階科研狗發試卷紙。

  江水源拿到題目,立即摒除所有雜念,以爭分奪秒的姿態開始答題。第一題是求矩陣的特征值和特征向量,屬于高等代數里的基本操作,他拿起筆三下五除二,不出五分鐘就輕松算出了答案。算完之后他才發覺有些不對:咦,這道題目怎么可以這么簡單?怎么可能這么簡單?

  難道我踩了雷?

  嚇得他趕緊回過頭,從頭到尾認真檢查了一遍,結果沒發現任何問題。于是他抬起頭,一臉呆萌地看著仇萬平:怎么回事?究竟是你良心發現,還是你拿錯了試卷,為什么今天的試卷這么簡單?老實交代,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仇萬平板著臉:“好好做題,不要東張西望的!”

  “不是說開卷嗎?”

  “呃哼!”仇萬平被噎得夠嗆,惱怒地瞪了江水源和景鵬一眼,然后拂袖而去。

  瞪我干什么?難道更年期的老人家都這么難搞?江水源聳聳肩,低下頭繼續做第二題。第二題是求某個齊次線性方程組的規范正交基,也屬于常規操作。等花了五分鐘做出來之后,他被徹底驚到了:為什么?究竟是為什么?難道是我的真誠感動了上天,讓我的夢想變成了現實?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讓我們相遇!

  不對、不對,“即使我們工作取得了極其偉大的成績,也沒有任何值得驕傲自大的理由。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后,我們應當永遠記住這個真理”。江水源把圖書管理員的箴言默念三遍,擺正心態,繼續往下做題。

  不到十點,江水源已經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把前面十二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