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江山如畫第一章戰或不戰(1/2)

加入書簽

  渤海軍戰議堂,一場決定前途命運的重大軍議正在召開,氣氛一片凝重。

  說到渤海軍戰議堂,絕對是這個時代所有戰爭會議場所中最為標新立異的地方,如果仍有從現代穿越而來的來客偶然踏足此處,定會對此間主人的真實身份洞若觀火。這個所謂戰議堂的全稱是,漢大將軍府對外戰爭和平叛平亂戰事戰略指揮決議堂,簡稱戰議堂。不消說,這間戰議堂決然是出自南大將軍的手筆,所以整間議事堂的布置也充滿了令本朝土著居民瞠目結舌的古怪氛圍。

  沒有高高在上的將案,沒有層層疊疊的坐席,更沒有畫工簡陋的地圖,整間戰議堂只有正中一張巨大的地形沙盤,河北諸州諸郡諸縣、各處山川河流平原和密如蛛網的官道小徑,無不躍然其上。

  地形沙盤四周,一片銀光閃爍,數十名渤海鷹將和謀士正佇立圍觀,贊嘆之聲不絕于耳。雖然每次軍議必以軍事沙盤作為戰前推演和軍力部署之用,然而,如此巨大精細的沙盤,在場眾人無不是首次得睹。

  但見那沙盤之上,雕木成城,捏土成山,青苔為原,水銀為川,整幅沙盤色澤鮮艷,鬼斧神工,就是一件氣象宏大的藝術珍品。不難看出,這幅沙盤不僅手工精密,制作過程積時累日,且為新近制成不久。

  “真如身臨其境一般”馬云蘿首先贊道“昔日,先祖馬援隨先帝征伐隗囂時曾聚米為山谷,指畫形勢,先帝都贊之虜在吾目中矣。然而,若是先人今日在此,卻又不知作何感想。”

  “嘿嘿原來將軍早存剿滅袁紹之心”甘寧伸出手來,小心翼翼的觸碰著沙盤中的“鄴城”“倒是我等庸人自擾了”

  “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凝望河北地勢,高順虎目精芒閃動“冀州九郡,袁紹占中山、常山、巨鹿、趙和魏,而我軍占渤海、安平、清河和河間,多年來一直僵持不下很快,整個冀州甚至是整個河北,都將飄揚著我們的鷹旗”

  “高將軍此言是矣”眾將一起轟然應諾。

  “說得好”南鷹在賈詡的陪同下邁步行入戰議堂,在眾將的行禮之中直接來到沙盤邊站定,從容道“根據最新探報,袁紹已經集結主力大軍九萬至巨鹿平鄉一帶,而我們的八萬大軍也已整裝待發河北大局,乃至天下大局,盡在此戰而定”

  “不知我軍此次作戰的方略是”鷹將之中,有人提出了疑問。

  “沒有什么方略”南鷹伸手指著沙盤一點“大軍主力直逼袁紹居城,而后”他的手指順勢前移“逼迫袁軍在巨鹿一帶與我軍決戰”

  “好啊大陣仗啊”堂上諸將一片歡騰。

  “主公是想要一舉平定河北啊”賈詡感慨道“我軍實力全面壓制袁軍,確可一戰而決”

  “不過,此役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他眉頭輕蹙道“我軍一旦與袁軍開戰,必會引得八方云動不知主公可有應對之策”

  “問得好圖來”南鷹點了點頭,立即有部下將一張龐大的地圖懸在了大堂中央。

  “可能對我軍采取敵對行動或是直接介入戰事的,是公孫瓚、袁術、陶謙、劉表,甚至包括”他頓了頓,才道“曹操”

  “關于公孫瓚,本將已令劉虞對其盡量牽制”看到眾將之中有人欲語還休,南鷹微笑道“本將當然知道,僅憑一個劉虞遠不是公孫瓚的對手。所以,借助劉虞多年來良好的外族關系,以及我們渤海軍新近締結的各族盟友,本將已經傳書至匈奴和烏丸各部,請他們對劉虞全力幫助”

  諸將一起露出釋然之色。

  “說到袁術,此人雖然近年來屢遭挫敗,但是畢竟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部下的文臣武將亦頗有一些能人,不可輕視”南鷹虛點了一下地圖上的“淮南”“所以本將已令彭城劉備,扼守北上要道,阻住袁術可能派遣的援軍”

  “將軍,不妥吧”有人猶豫道“劉備與我軍并無十分的交情,昔日共拒烏丸和共討董卓的那點情份也早已淡去,怎將如此重任輕易托負給他一旦他生出異心,我軍將腹背受敵”

  “本將承認,劉備的野心很大但是他的弱點也很明顯”南鷹從容道“從區區一介縣吏發展到一方諸侯,他憑的是什么就是一個漢室宗親的名份他可以對漢朝大將軍陽奉陰違,但是他絕對不敢違背輔政皇叔的意志因為在如今這么一個局面下,他若害了本將,亦將自絕于天下”

  他輕輕呼出一口氣“或許在今后,有那么一個機會,他會跳出來與我們決裂,但絕對不會是今日有野心的人,都是聰明人,同時也是最能忍耐的人”

  “至于陶謙”南鷹微微一笑“將軍們,你們應該已經發現了,有一位渤海鷹將今日并不在場,當然也將無緣此次主力會戰。為了壓制陶謙,本將可是費盡了唇舌,這才安撫住了那位怨聲載道的將軍”

  眾將一起會意的轟笑起來,有人故作同情的嘆息道“臧霸兄弟固守泰山,可謂是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又怎可輕動呢”

  又有人接口道“聽說他正在親自手抄三互法,想在將軍面前據理力爭,堅決推掉駐守泰山的差事兒”

  眾將齊聲大笑。

  南鷹亦失笑道“真是胡鬧朝庭頒布的三互法,是禁止本地人在本地為官。本將是考慮到戰事需要,這才令臧霸臨時駐守泰山,怎可一概而論”

  “還有一個劉表”他面容依然輕松“諸位將軍們,你應該盼望剛剛封爵的吳侯不要太過急躁,否則,輪不到你們日后揮師南下,劉表便已成了冢中枯骨”

  眾將又是一陣轟笑,有人道“江東小霸王風頭正盛,劉表自顧不暇,只怕如今已是寢食難安了”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南鷹神色一黯,凜然道“本將當初就曾說過,一定會將劉表留給孫策如今形勢下,只要劉表膽敢稍動,孫策定會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所以說”他再次微笑起來,雙手一攤道“所謂的南鷹包圍圈,其實也沒那么可怕”

  “將軍,您剛剛還提到了曹操”一名鷹將猶豫了一下,終于出言提醒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