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達拉然有間麗春院(1/2)

加入書簽

  酒是個好東西,至少對現在的黃奕斐來說是。鐵爐堡的踐行酒喝得是昏天暗地。雖然矮人的酒的度數也就和天朝的啤酒葡萄酒差不多,但是對黃奕斐來說已經足夠高了,或者說足夠多了。三天不間斷的飲宴結束的時候他就徹底醉倒了,人事不省。所以他被扔進傳送法陣傳送到達拉然的時候絲毫沒有惡心的感覺。

  “現在怎么辦?”徐家鵬看著醉得跟爛泥一樣的黃奕斐說道,“早知道咱們就在鐵爐堡過一宿再走,最起碼不用拉著一個植物人啊。”

  楊華庚看著一臉抱怨的徐家鵬說道:“得了吧徐哥,當時就是你堅持要走的,現在你怪誰去?”

  徐家鵬也是一陣一陣直后悔,雖然自己也被銅須兩兄弟灌得有些發憷,但是和喝酒比起來,貌似拖著飛翼這條醉死的咸魚更麻煩。他們現在這個位置距離達拉然城還有不短的距離,根本就是在達拉然的防御結界紫羅蘭結界之外,由此看來號稱最開放的人類城市也不是毫無底線的開放。

  “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下來等飛翼醒酒了再說吧。”楊華庚畢竟比徐家鵬的經驗要豐富不少,看了看趴在行禮上動都不動的黃奕斐和傳送點房間外的車水馬龍說道。

  “三位,請你們讓開一下,這個公用傳送法陣很忙碌的……”邊上一個管理傳送法陣的肯瑞托法師禮貌地說道。徐家鵬楊華庚二人相視苦笑,后者扛起黃奕斐前者提溜著行李離開了公共傳送法陣。

  這個傳送法陣位置比較尷尬,它距離達拉然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說遠吧就算利用這個傳送法陣傳送過來一支軍隊偷襲達拉然達拉然都有足夠的時間組織防御,說它近吧從這里不管你怎么磨蹭一天肯定是能夠到達達拉然,這就造成了一個很尷尬的后果——從這里到達拉然之間沒有任何商鋪。

  “唉,我想回去了。至少在我們的世界還能打個的什么的,不用自己扛著行禮拖著死狗趕路。”徐家鵬一邊走一邊抱怨。

  “徐哥你注意措辭啊,這是拖著死兔子好不?”楊華庚十分不滿徐家鵬的話反駁道。

  “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徐家鵬說道,“要我說法奧也是老糊涂了,既然要調飛翼去提瑞斯法修道院為什么不派個修道院的法師直接把飛翼帶過去呢。”

  “噓!”楊華庚緊張地看了看四周,好在徐家鵬的聲音不夠大,周圍的行人又都忙著趕路也都沒有注意到徐家鵬說的什么,見到沒人注意到自己兩人,楊華庚才長出了一口氣地埋怨徐家鵬道,“徐哥你是不是嫌我們現在的情況還不夠壞打算直接開啟史詩難度啊?這話是能隨便說的么?”

  徐家鵬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確莽撞了,吐了吐舌頭說道:“你緊張什么?我不過是一時說順口了而已,再說了不是沒人聽到么?”

  “那可不一定。”徐家鵬話音未落,就見到一輛豪華的馬車停在了兩人的面前,看這風格明顯是精靈的風格,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整個大陸上任何一個人類王國對法奧冕下不敬那可都是重罪。”他把“法奧冕下”四個字說的很輕,但是足以讓徐家鵬和楊華庚聽到。

  這一下可把二人嚇得不輕,尤其是楊華庚,恨不得能和黃奕斐一樣醉死過去。馬車門“吱呀”一聲打開,就見到馬車里坐著三個人,確切地說是一個男人和兩個女精靈,那個男人一頭夸張的紅頭發,身穿著華麗寬松的法袍坐在馬車前面的位置上,在他的對面,是一對女精靈,看到這兩個女精靈第一反應就是,白,真特么的白。那皮膚白的像貧血一樣,精致的臉龐在這慘白皮膚的映襯下格外動人心魄,再加上比較暴露的性感著裝,徐家鵬和楊華庚兩只單身狗的眼神就再也無法從這兩位尤物身上

  紅頭發男子看著目瞪口呆的二人心中有些想發笑,可是當他看到眼前這兩個家伙居然是死死盯著自己對面的兩個女精靈的時候,他連忙擋在其中一個淡金黃色頭發的女精靈面前,十分不悅地咳嗽了一聲說道:“哎哎哎,干嘛呢?你們這樣直勾勾地看著別人的妻子很不禮貌知道么?”

  “你是羅寧?”徐家鵬楊華庚兩人異口同聲地喊道。玩過魔獸世界的沒有不知道這個被稱為人生贏家的幸運星的,在這個艾澤拉斯,娶了精靈做媳婦的人類就兩個——至少出名的就兩個,頭一個是圖拉揚,那小子十分不要臉的拐跑了風行者家族的大姐奧蕾莉亞·風行者去宇宙流浪去了。然后就是這個讓達拉然高層不喜歡的平民法師羅寧被紅龍化身忽悠去辦事的時候成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