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天命(1/2)

加入書簽

  壺嘴山上一場經歷,鸞歌在祠堂地宮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是你?”

  看著眼前的消瘦書生,鸞歌雙眼微瞇。

  若她沒有記錯,眼前之人,應該仍在安陽。

  華宸與舒陽前往治理河道,將蘇懿留在了安陽鎮守,防止安陽出現變動。

  皇帝如今的態度尚不明了,貴妃的枕邊風一吹,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尤其在華碩治河不利之后,若是貴妃魚死網破,天子岌岌可危,那時候華碩成為命定君主有了龍氣加成,就不再是舒陽可以去摻手的事情了。

  術者,不可逆天改命。

  想到這里,鸞歌看向蘇懿的目光,便不是那么善意。

  “蘇先生不該在安陽么?”鸞歌明知故問。

  然而下一刻,本該或惱羞成怒,或驚慌失措的人,卻撩了撩衣擺,對著鸞歌單膝下拜。

  鸞歌不由后撤兩步。

  “蘇先生這是何意?”

  “蘇懿恭敬金鸞娘娘。”蘇懿抬頭,看向鸞歌,“百年之前,娘娘受騙亡于西南之戰,華氏鳩占鵲巢取而代之,卻不知娘娘臨終之前,吩咐我等靜候壺嘴山中,以待宿主金鸞重生。”

  “先前在安陽三皇子府外,蘇懿便認出了娘娘,可是娘娘卻不曾認出蘇懿。”

  聽著這話,鸞歌不由失笑。

  “蘇先生這是在講話本子嗎?我若是你的娘娘,那蘇先生如今豈非百歲有余?”鸞歌打量著面前顯然只有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只覺莫名好笑。

  然而蘇懿卻并沒有笑。

  只見他慢慢起身,走到后方幾步,一抬手,拽開身后的幕帳。

  眼前的情景使得鸞歌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一排一排的排位,整整齊齊地壘在木架上,而這木架,卻層層疊疊,延伸到深不見底的地宮深處。

  “這是百年前西南之戰所有戰亡之人。”

  蘇懿的聲音響起,無限悲涼滲透骨髓。

  “蘇懿替娘娘守了百年,如今見到娘娘,算是不辱所托。娘娘記不起往事的原因很簡單。”說到這里,蘇懿轉過頭來。

  隨手抽出旁邊用以剪除燭花的剪刀,在鸞歌還未及反映過來的時候,刺向了自己的胸口。

  霎時間,一道金光自蘇懿胸口綻出。

  迎著金色的絢爛,蘇懿抬手。

  似是有所感應,一顆金珠從他的胸口飛出,在他掌中靜留片刻,可是很快,珠子便不受控制地向著鸞歌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鸞歌伸手欲攔,可是身體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