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2)

加入書簽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jieqi_title?})正文,敬請欣賞!????銷魂和他對視了一陣,只覺得他的眼神深邃而銳利,就好像是蟄伏在暗處的蒼鷹,而自己就像是他的獵物,一旦被盯住,那就再無逃生之處。

  莫名的身后一陣發寒,如同有蛇蜿蜒的爬上自己的脊背。銷魂微瞇了一下眼睛,這種感覺就算是強大入楊戩她也從未體驗過,或者說是楊戩在他的面前從來就是寵溺縱容的,所有銳利張揚的氣勢全部收斂了起來,雖然有些小霸道,但是也是溫存的。

  而面前這個人雖然和楊戩長相幾乎一樣,但是若是兩個人放在一起,絕對不會認錯,他們身上的氣勢完全迥異,若說楊戩是英雄,那他絕對稱得上是梟雄,而且是陰狠殘忍的那一種。

  想到自己和楊戩離開的時候,老頭子和她講的話就一陣蛋疼。他告訴自己說不要因為上一個世界貓兒就是因為楊戩身上的血液,導致了靈魂碎片的覺醒,就起了偷懶的心思,準備讓之后的每一個世界里的宿主都服食下楊戩的血液,以達到靈魂覺醒的目的。

  原來即使是楊戩的血液可以有催化覺醒的作用,但是也需要銷魂和宿主接觸達到開始覺醒作為條件。這就好比靈魂碎片的覺醒是一個化學反應,楊戩只是那個催化劑,真正的反應物質是銷魂和宿主的接觸。催化劑再強,也是需要有化學物質作為前提條件的,只有銷魂才能真正的喚醒那些靈魂碎片

  銷魂十分的不淡定,不是說自己只是和楊戩的磁場相同么,現在正主都出來了,怎么開始非她不可了呢。看那老頭的樣子,銷魂敢肯定絕對是隱瞞了他們什么東西,不過她也知道是問不出什么東西來的,也就沒有追問下去。

  接下來他又偷偷將銷魂拉到一邊,跟防賊一樣的檢查好了楊戩沒有偷聽,才用一種比較曖昧的語氣告訴她。

  因為這些碎片最后都要回到楊戩的身體中去,而這些碎片因為在宿主的身體內,多少會被宿主的情感所影響,所融合。

  所以說為了讓楊戩不至于性格被這些碎片的陰暗面所影響了,要盡可能的讓那些宿主感受到幸福。千萬不能因為楊戩在就有所顧忌,大膽的去做,這可是為了他們以后美好人生的大事。

  本來這一切都還正常,只是等到老頭子用一種超欠扁的語調說完最后一句話的時候,銷魂瞬間瞪大了眼睛,猛地開始咳嗽起來。

  話說后面這幾句怎么越聽越像是聽怎么像是在教唆她紅杏出墻。怪不得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反復的探查楊戩有沒有在一旁偷聽,要讓他知道讓他聽到,估計今天他們也不要去下一個世界了,老頭子會被他凍傷幾天,而至于銷魂絕對是在房間里度過,至于會發生什么,大家懂得。

  看著眼前這個紫衣男子,一陣頭皮發麻,單看他那一雙睿智的眼睛,也知道絕對是一個狠角色,要讓他感到幸福,怎么想怎么天方夜譚。這一次自己怎么遇上了這樣一個人物,他可以選擇覺不覺么,真君大人你的靈魂碎片還真是不凡,找個宿主也都是這樣的極品。

  嘆了一口氣,現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這是個怎樣的世界,這個男子又是誰,才能伺機行動啊。就在銷魂晃神間,突然胸前一痛,就好像是被人咬了一口。

  銷魂渾身一顫,待反應了過來,便有些欲哭無淚,原來刺青也是可以咬人的么。好吧,她知道現在楊戩還沒有開始練功,自然也是知道外面的情形的,她不應該盯著那紫衣男子發一陣呆,可是也不能這么欺負人張口就咬啊,而且位置還那么敏感。

  打定主意,今天晚上看到楊戩之后怎么也要說服他變換過一個形態,刺青什么的就是耍流氓。不過銷魂還是滿識實物的,立刻就將盯著那紫衣男子的眼神移開,看向她身前的那個美麗的女子。

  她的手還搭在自己的里衣上的帶子上,看著銷魂先是一陣震驚,接下來便是平靜的如同一潭死水,就好像對什么也不在乎,眼眸中充滿了死的絕望。

  銷魂看自己還站在人家浴桶里,頗不好意思,便一邊道歉一邊從浴桶中躍出去。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經完全浸濕了的頭發。

  那女子并沒有吭聲,也沒有將外衣罩上,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動作站在那浴桶的面前。銷魂眨眨眼睛,額,這個算演的哪一出啊,難不成她被點了穴道。

  只聽那紫衣男子叫了一句蝶舞,便看見那年輕女子便開始向一掌向銷魂劈去。下意識的伸手隔開,這女子的功夫并不高,銷魂對付她可謂是戳戳有余,只是剛剛男子叫喚的那個名字,讓她心里一動。

  蝶舞,蝶舞,若是她沒有記錯的話,好像只有淚痕劍的世界有著一個女子的名字叫做蝶舞。銷魂并沒有很快的將她制服,反而緩緩的觀察起她來,她雖武功不高,但是身姿輕盈,本是一些極其狠辣的動作,在她使來確實極為優美,如同一直翩翩飛舞的蝴蝶。

  看她的身形應該是很會跳舞,雖然狼狽,卻仍舊擋不住臉上的清麗,額間也同樣如原著描述的那般,有一只彩蝶。

  而他旁邊那個男子身穿紫袍,渾身氣質迫人,看那深邃而睿智的眼眸,難道說真的是那個紫氣東來的卓東來么。如果是他的話,銷魂咬咬唇,那這個世界絕對會麻煩復雜的多。

  想到這銷魂也沒有心情和蝶舞繼續糾纏,將她的手心一彈,然后點住她的穴道,往后退了幾步。將視線落在眼前的紫衣男子,“我沒有惡意,我是無意來到這里的。”

  男子看著銷魂淡淡的開口,語氣平和的沒有一絲波動,“哦,無意間就憑空出現在了別人家的浴桶里。”

  “額。”銷魂抬頭看了看根本就沒有砸出大洞的屋頂,不禁有些汗顏,難道說自己從虛空中出來直接就落在了這浴桶中,在他們的眼里,自己應該就是憑空出現吧,還真是有些不好解釋。

  只是銷魂心里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