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2)

加入書簽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小說({?$jieqi_title?})正文,敬請欣賞!????的文文嘛=。=為什么要鎖掉!每每這一時刻我都最為歡喜,大有報仇雪恨一雪前恥那種興奮。只不過,自己畢竟是個正常的女人,夜里多看一眼躺在地上姿態優雅那妖嬈的男子難免渾身燥熱。我咬牙堅定心中信念,為了報復計劃,忍!

  趙沫推了推我,“想什么呢這么入迷?”

  我掩飾地輕咳一聲,“沒,沒想什么!”偏頭望了望,“咦,小二還沒回來么?那咱們走吧,去晚了怕師傅不在!”師傅說好了傳授我輕功快速入門的秘籍,結果等了半個月也不見他來看我,八成又跟老伯師傅捉著老鼠比藥力去了。當初就不該告訴他們用老鼠做試驗,如今那二人興趣正濃,幾乎把我這個徒兒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哎哎,二位小爺留步,我家掌柜的來了!”轉身見剛才那小二上氣不接下氣追了出來。

  我挑眉一笑,“噢?莫非你家掌柜還真有這珍珠奶茶??”

  “茶沒有,絲絹倒是有一條!”一個高昂的女聲插了進來,聽這聲音——

  “趙沫,跑——”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本來打算躲開含羞娘子悄悄來尋師傅,哪知這茶鋪竟是她開的。壟斷啊壟斷!

  眼前白影一晃,“別跑啦~你跑得過奴家么?”

  我咧嘴一笑,故作意外,“哎呀~是含羞姐姐啊,我還以為是……呵呵,早知道是您我跑什么呢?!”旋即發現新大陸似的睜大眼睛,“咦~您這手絹真好看!一看就知道是揚州繡紡做的,改日我叫上我家那口子,替您多買幾條回來!”

  可以看到含羞娘子臉上不斷飄落的粉。此時她那張粉臉已經開始變形,我甚是期待她裸妝時的樣子,可惜粉撲得太厚,沒能如我所愿。

  “再買一條?再買一條,說得容易,你不曉得這條三花絲絹是今年出的絕版么,總共就三條,要是落在別人手上還好辦,奴家直接打暈了她搶過來便是。你不知道,其余那兩條皆是被武林盟主的小妾玉娟娘買了去!奴家的心吶~那個小女人去年就比我多出一條,今年我居然就落下兩位數,而且這絲絹還被你……”說著伶起絲絹,又*又嫌惡的模樣交替呈現在她臉上,直接導致她臉上大半粉末鋪天蓋地地掉落。我終于如愿看到她厚厚粉面之下那顆黑痣了!

  原來無論何時,女人追求品牌限量版這點虛榮都是不變的啊~

  我干笑一聲,寬慰道:“含羞姐姐莫急,這些都是身外之物,您長得這般如花似玉,愁壞了皮膚就太可惜了!”拍拍胸腹,提高音量以示可信度,“含羞姐姐,我保證,明年那批新款絲絹一出,我立刻全部給您買回來,讓那個什么玉娟娘落數!”

  含羞娘子撫著臉,“就數你這張嘴甜!此事一言為定啊~”收起絲絹拍了拍肩膀上的粉末,“走吧,今晚就在五指客棧過一夜,你師傅和爭大哥比藥力去了,明早回來!”

  又是個變臉比翻書還快的人!

  趙沫送我到目的地,死活不肯留下過夜。我向來不會強人所難,便就由她去了,今日是奇異果登基之日,文武百官進宮聽太上皇旨,朝拜恭賀新帝。翊然作為親王,當然不可缺席。

  本就天氣轉冷,加之山間夜里就更為寒冷。我抖了抖,裹緊了被子。哎,還是泫然殿保暖啊!

  此時窗外似有異動,我雙手抓緊被子。莫不是有野獸??

  “嘎吱”一聲,窗戶已經被人打開,外頭的冷風直往我臉上吹。還沒仔細看清進來的是什么物什,我整個身體已經被連人帶被一并擁入一個懷抱當中,熟悉的體香讓我瞬間心安。

  “冷么?”翊然在我耳邊輕聲問道。

  剛才虛驚一場,萬般慶幸來人是他。此時我突然不想再和他鬧別扭,貪婪的吸取他溫暖的體溫。

  “嗯,現在不冷了!你怎么來了?”

  “沒看到你睡不著!”

  “是么?看到我不是更睡不著?!”別以為我不知道他好幾個晚上沒睡!

  “原來你并未睡著,這么說,‘驚恐過度’是敷衍我的了?!”

  ——完蛋,詭計敗露了!

  一陣冷風鉆進被窩,緊接著一個溫暖的身軀靠了過來。我被翊然圈在懷中動彈不得,也懶得動。

  “你的目的已經達到,如今我受到的懲罰還不夠么?!依依是否該履行為人娘子的職責了?!嗯?”他炙熱的呼吸撲打在我耳邊,雙手不老實的解開我的腰帶。

  “等……等一下!”

  “怎么了?”

  “我們還是回去再……再……”這里的樓板實在太沒安全感。

  頭頂傳來他一陣悶笑,誘人的嗓音貼著我耳朵,“抱緊我!”

  我十分配合地抱住他精壯腰身。翊然抱著我起身便朝窗口一躍而下,涼風從領口灌了進來,我打了個冷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