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情人節番外(1/2)

加入書簽

  在徐瀟還做著少女夢的年紀,她常常夢想自己以后有一個溫暖的家,就像許多故事里那樣,每天早晨起床,給心愛的人做一份美味的早餐,抱著兩人的孩子,一起呼吸大自然純凈美好的空氣……之類的吧。

  不過現在……

  她拎起長相奇特的生物,放在眼前仔細端詳了片刻,終于下了狠心將其殺掉,做了散發著古怪味道的飲食。

  這是她的丈夫喜歡的口味。

  然后,她蹲在一顆被無數血管和薄膜包裹的蛋型肉塊面前,照例盤腿坐在一邊,給那有著躍動心跳的肉塊,講訴著小時候自己睡覺前聽來的睡前故事。

  偶爾,肉塊會鼓起一團興奮地回應她,這時她會無比真切的感受到,里面的生物是自己的孩子。據杜墨生所言,啊嗚這次應該就能真正成形了。

  她居然生了個有思維的肉塊啊,光想象,都是那么匪夷所思的東西……

  總之,現實與夢想中的場景有些不一樣,好在地球的災難鍛煉了她超強的心理素質,以至于現在看什么都不稀奇了。

  偶爾,她會坐在參天大樹的樹冠上發呆,想起母親生前和自己相處的點點滴滴。

  母親曾經摸著她的頭,笑著告訴她:“我不要求我女兒未來達到什么高度,你只要開心幸福就是媽媽最大的心愿。”

  已經很多年了,再沒能吃上母親親手做的飯,這么多年過去了,思及過往,她的眼眶都難免微微有些濕潤。

  那是在記憶深處的,為數不多的,“家人”的回憶。

  身后傳來細微的動靜,徐瀟回眸,正迎上杜墨生溫和的視線。

  她眼角的淚水還沒來得及擦拭,頓時眼眸一縮,身形一動,以最快的速度從他面前逃離。

  杜墨生的手還僵在半空,頗為詫異。

  他在瞬間看見,徐瀟臉上還掛著晶瑩的淚水。

  她怎么哭了?

  差點與妻子生死分離的他,在尋回她之后,越發從將就她變成沒有節制的寵溺她。

  徐瀟居然背著他掉眼淚,還馬上躲開了他,這讓向來淡定的生命領主都慌了神。

  他是哪里沒有做好,所以又讓她傷心了嗎?

  獨自思考沒有結論的杜墨生,只得求助于還沒生長出來完全形態的女兒。

  “如果媽媽哭了,肯定就是那個原因了!”肉塊里驀然傳出啊嗚肯定的意念。

  杜墨生神色嚴肅:“是什么?”

  “媽媽不喜歡奇形怪狀的東西啦,父親你總是把自己的審美強加給她,她肯定不高興。”

  杜墨生想起昨日自己看上的那只變異蜥蜴,覺得肯定味道不錯,交給徐瀟的時候,她什么也沒說,就沉默地提著走了,想起來她不應該會那樣沉默才對,以前至少都會驚訝一番,對了,一定是這樣……

  他回憶著地球人喜歡的一切,女性們喜歡的服裝、寶石、鮮花……種種物品,一時陷入了沉默。

  啊嗚不滿地一遍遍催促道:“你要去道歉,都怪你,媽媽又遠離我了!”

  收回思緒的杜墨生,淡淡地瞥了肉塊一眼:“你確定不喜歡‘奇形怪狀東西’的她,不是因為你而離開?”

  啊嗚:“……”

  可憐的小女孩就這樣再次被父親的話給無情地傷害了。

  杜墨生重新找到徐瀟的時候,她正安靜地站在山澗溪流邊,盯著嘩嘩流淌的小溪發呆。

  他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跟我來。”

  徐瀟回眸:“怎么了?”

  他很少這樣在平日里也穿著泰坦星的盛裝,墨色的長發純白的長袍,在陽光的映射下俊逸挺拔,仿佛整個人都散發著熠熠光芒。

  杜墨生緊握著她的手,盯著她,目光有些深沉。

  徐瀟想起剛才的失態,有些不好意思地垂眸,躲開了他逼人的視線。

  “我愛你。”

  他突然的告白,讓徐瀟先是一愣,心里涌上甜蜜的瞬間,又很快被羞紅了臉。

  徐瀟意外又羞澀的時候,他已經俯身,氣息逼近了她。

  她像是受到了他的蠱惑,不由自主地閉上眼。

  這時,只聽到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看周圍。”

  徐瀟猛地睜眼,原本還是茂密叢林的環境里,漫山遍野都是怒放的鮮紅玫瑰。

  幽幽的花香充滿了天地,甜醉迷人。

  她不由得看傻了眼。

  他的手臂已經橫了過來,從她背后摟住她,問:“喜歡嗎?”

  徐瀟喜歡玫瑰,和那種愛情無關,單純就是很俗氣地喜歡這種花。沒想到她從未開口說過,杜墨生也首次找準了她的喜好。

  她心里一甜,唇角彎起弧度:“嗯。”

  “怎么突然想到送我?”她偏頭問道。

  哪知她柔軟的唇剛好擦過了他的臉頰,他眸色一沉,捏住她的下巴就深深地吻了過去。

  兩人都有些蠢蠢欲動時,他才戀戀不舍地放開她。

  “你們星球相愛的人,不是都會贈送這種花嗎?還有專門的情人節。”

  徐瀟不知道他從哪里想起來了要浪漫一番,她搖頭笑道:“今天可不是情人節。”

  “只要你喜歡,每天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