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防盜一個小時候后更新(1/2)

加入書簽

  一轉眼已經是十一月里了,又到年關了,董鄂妙伊只坐在暖閣里看著外面的金梅林,金梅開花早,才入冬,秋天那一絲的暖意化為烏有后,就會迎著冬開花。她最近沒有什么心情理會府上的事,鋪子上更沒有事讓她煩心,不知道為什么心情就是不好,或許是因為要過年了吧,她愁的是過年了又要入宮請安,難免提起孩子的事。  平日里,雖然也會入宮請安但是畢竟只有她一人,宜妃從不施壓,她也只裝不知道。  可是,過年入宮請安可不一樣,幾乎所有福晉都在一起,各府的阿哥格格也都在,這個時候就顯出人多的好處了,如五貝勒之類的,五福晉身旁站著一排小阿哥小格格,看著就熱鬧,就算不是她自己的,這個時候也覺得分外體面。  她身旁只有一個格格,宜妃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不會太熱絡,這一對比,就很明顯了。  她嫁給九阿哥已經五年了,宜妃除了頭兩年提過生孩子事,這一兩年也不說了,可是越是這樣,她心中越是有愧……生孩子這事她是真急了。  不單單是這些,而是,她也想感受一下有孩子是什么感覺,十福晉有孕的事已經稟告宮里了,她有時會去看十福晉,十福晉好似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十福晉,眼中帶著笑意,董鄂妙伊心中是羨慕的。  董鄂妙伊嘆口氣,這些日她越來越憂郁了,站起來,走到鏡前細細打量,就覺得臉色不如以前好,好像也有些胖,董鄂妙伊忍不住摸著臉,她不如以前好看了,這是老了?  一瞬間,董鄂妙伊眼中水潤潤的,這可怎么辦?  九阿哥一進屋,就見董鄂妙伊手里拿著鏡子惆悵著,又見董鄂妙伊眼中含淚,便擔心的道:“這是怎么了?  董鄂妙伊放下鏡子,對九阿哥道:“爺,我是不是不如以前好看了?”  九阿哥笑道:“怎么會呢?比以前更好看了。”  這樣敷衍的話,是不能安慰董鄂妙伊的,董鄂妙伊站起來道:“我覺得我好像胖了……”說著撤了撤裙子,擔心的道:“我是不是越來越面目可憎了?”  九阿哥有些好笑又有些擔心,從后面摟住董鄂妙伊,道:“這是怎么了?”九阿哥已經察覺董鄂妙伊的越來越沒有安全感了,只是他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事,他很明白這不是甜言蜜語能過去的,按理說他與董鄂妙伊什么也不缺,錢、權都有,他也不納妾,現在就差一個孩子了……  九阿哥明白了,摟著董鄂妙伊更緊了。  生孩子這事董鄂妙伊有壓力,九阿哥也有壓力,或者說更有壓力吧,他還要應付外面那些給他送女人的人。  董鄂妙伊嘆口氣,道:“沒什么,就是想起大福晉的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今年可能都不入宮了。”  九阿哥嗯了下,沒有拆穿董鄂妙伊說的話,道:“直郡王因為福晉生病的事,最近也是悶悶不樂,你若是心里不好受,就常去看看大福晉,想來也是想見你的。”  董鄂妙伊遲疑了下,道:“那爺這……”  九阿哥笑道:“不用管我,八哥和大哥關系好,你去也不惹眼。”自從弘暉一事后,九阿哥明面上已經是八阿哥的人了。  董鄂妙伊點點頭,感覺在九阿哥懷里,暖暖的,心中就是踏實,不知不覺,九阿哥已經在董鄂妙伊的心里扎根了。  九阿哥感覺到董鄂妙伊情緒的低落,拉著董鄂妙伊到鏡前,拿起一盒胭脂,笑道:“爺幫你擦胭脂好不好?”  董鄂妙伊瞥了眼九阿哥,道:“不知道爺在哪里學來的這些風流韻事。”話是這么說,但是嘴上還帶著笑意。  九阿哥讓董鄂妙伊坐下,自己則靠著梳妝臺,打開胭脂,是一盒玫瑰紅的唇脂,道:“爺怎么沒有見你抹過這個?”  董鄂妙伊看了眼,眉頭一蹙,道:“這個太艷了。”  九阿哥笑道:“爺喜歡。”說完食指摸了一塊,然后低頭想點再董鄂妙伊唇上。  董鄂妙伊抬著頭看九阿哥,心中一陣感動,九阿哥比五年前更加的成熟了,卻也更俊美了,眼中比以前多了幾分果敢,董鄂妙伊抬起手來,摸著九阿哥的臉,忍不住道:“爺反而越來越美了。”  九阿哥的丹鳳眼一瞇,道:“美?這個詞也能用在爺身上么?”說完就恨恨的將手上的唇脂抹在董鄂妙伊唇上。  董鄂妙伊唇上一點紅,看起來了多了幾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