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置生死于渡外(1/2)

加入書簽

  昏暗的囚室,如豆燈火飄搖在這暗夜之中,搖曳不止。

  屋外,風雨如晦,這大雨也不知是何時下起來的,只聽得雨水打在青檐上“啪嗒啪嗒”,猶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清晰入耳。

  蘇辰砂在囚室中來回地踱步,只為了等待著面前之人清醒過來。

  “這是哪里?”如同溺水般的聲音在蘇辰砂耳邊響起時,他知道,洛懷梁已經醒了,而這意味著接下來的他很快就能夠接近真相了。

  蘇辰砂站定,轉身面對著他,只見他掙扎著似乎想要擺脫身上的束縛,但那皆是徒勞,只會徒增難受。

  “洛懷梁?”蘇辰砂故意喚他的全名。

  洛懷梁果然滿面疑惑地抬起頭來,借著那昏暗的燭光,望向蘇辰砂的臉,只是這一眼卻讓他更為疑惑了。他清楚地知道這個人他不認識。

  “你是誰?”他發問,“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

  蘇辰砂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回答他這一問題,只說:“洛懷梁你可知道你為何會被抓至此處?”

  洛懷梁聽完蘇辰砂的話,不自覺地朝著四下看了看,這四面皆是鐵壁,猶如牢籠一般,而他此時被鐵鏈鎖在這十字木樁之上,動彈不得,接下來更是不知會發生什么,他心中有些慌亂,便答:“不知道,你為何要抓我?你可知道我的身份?若是我從這里走出去,我定會讓你十倍的還回來!”

  但這并未助長他的氣焰,蘇辰砂仍舊面無波瀾,“我既然知道你的姓名,自然知道你的身份。”頓了頓,“至于你會不會從此處走出去,那可就說不準了。”

  “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蘇辰砂此言一處,洛懷梁徹底慌了,但更多的則是害怕,害怕蘇辰砂會對自己下毒手讓自己小命不保,“我告訴你殺人是要償命的,你可不能藐視王法!”

  蘇辰砂故意輕笑出聲,“呵呵,洛公子也配和我談王法嗎?”蘇辰砂迎頭痛擊,“若是將洛公子從前的所作所為說出來,洛公子覺得王法會保護你嗎?”

  “你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洛懷梁當然知道他從前都做過哪些見不得人的事。

  “洛公子想要活著走出這里,很簡單。”蘇辰砂向前一步,未再隱在燈火之中,一字一句地道,“將你父親留給你的那封來自綺蘭的書信交出來,并對今日所發生之事,只字不提。”

  言罷,蘇辰砂垂下拿著折扇的一只手,剛剛好地落在了他腰間所系的那枚腰牌旁邊。

  那是,慎王殿下的,屬于皇子的腰牌。

  洛懷梁即便再傻,看一眼,那鍍金的牌子與上面所刻的花紋,當即大腦一片空白。仿佛蘇辰砂方才都話語都因此在耳邊嗡嗡作響,不真切起來。

  他是蒼玄國的皇子!

  “我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他瑟縮了一下,目光快速地從蘇辰砂的腰牌上挪開,假裝自己什么也沒有看見,什么也不清楚。

  “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嗎?”蘇辰砂蹙眉。

  洛懷梁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