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也好該面對了(1/2)

加入書簽

  王得生剛回到酒店,往樓上走的時候就感覺到不對勁,好像有人跟蹤,他快,后面的腳步聲快,他慢,后面的腳步聲也慢下來。

  什么人?為什么?

  伴著這份好奇與警惕,王得生干脆停下腳步,后面跟著的穿著便服的劉警官和吳中天見對方已發現并停下來等,也不遲疑,直接快步走了上來。

  “你好,你是王得生先生是嗎?”

  王得生點點頭,兩眼狐疑地打量著走近自己的兩位來人。

  怎么看都是兩張生面孔呢,何以知道他的名?

  “你們是?”

  “是這樣的,我是xxx派出所的,我姓劉。。。”劉警官先自我介紹道,接著指著吳中天說,“這是一位失蹤人員的家屬,吳中天。”

  派出所?失蹤人員家屬?王得生轉動眼珠往兩個身上再次掃射一番,心里嘀咕著,這樣的人來找他是什么意思?先不管那么多,賈花不是說要找派出所的人合作嗎?要請他們出面才能弄清楚,那個設計撞楊纖纖的幕后人手嗎?正好他們找上門來,這個機會先利用起來。

  ”王先生,有一些事情我想跟你談談,你看我們是到樓下的茶廳還是。。。。“

  ”到我房間吧。“王得生抬起手臂指了指前面十來步遠的自己的房間說。

  進到房間,幾分鐘后,王得生便知道了劉警官的來意。原來他們也是為了那個和賈花長得像的女人而來。

  “是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不過只是形似神卻大不同。”王得生在聽完劉警官的介紹后一點也沒驚訝,說。

  “當中有一個整容的,那個可能就是他的老婆。”劉警官很興奮,終于有眉目了。他說著指向做在旁邊臉上一言難盡表情的吳中天。

  “。。。。。。”王得生有點懵逼,不對呀,那個女人不是張總的老婆嗎?怎么又變成。。。?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嗎?”劉警官接著問。

  “你問的哪一個她?”

  “就是你說的突然出現在宿舍樓下的那個?或者。。。這樣吧,你把兩個人的去向都告訴我吧”

  王得生略一思索,事情沒必要弄得太復雜,賈花就是賈花,劉小倩就是劉小倩,龔紅梅就是龔紅梅,花花不是也說了要活回自己嗎?那就沒啥好隱瞞,倒不如和警方一吐為快。

  劉警官聽完王得生的一番話后,十分驚訝,這世上還有這么巧合的事?而且,這當中究竟哪個是整容的?整容的那個人倒底是不是龔紅梅?

  吳中天則又煩躁起來,“說到底,紅梅還是跟了那個有錢人?”

  “不要激動,不要激動,等把他們兩人叫到一起,驗個血不就知道真相了?整容再完美那也只是在皮膚上外觀上作文章,難道血管里的血液也能作假?”劉警官拍拍吳中天的肩膀安慰道。

  這話不假?dna能復制?

  幾個人在一起又商量了一會,便干脆一起行動起來。首先,他們到了宏峰電子公司的宿舍。賈花剛把事情的經歷告訴楊纖纖,楊纖纖雖然覺得不可思異,但似乎也找不出理由不相信。愣了二三十秒后,很快坦然接受了這個事實,再說這也是算一樁大喜事啊,死而復活,千古傳奇的事情發生在自己好朋友好同事身上,能不讓人興奮嗎?

  劉警官,王得生等人一到,楊纖纖便迫不得已地指著賈花叫道,“她沒死,她就是賈花,太過癮啦”賈花則站在一側,微凸著小腹,滿眼含笑,望著眼睛里仍然泛著激動淚花的好友。

  “賈小姐,你愿意跟我們走一趟嗎?”劉警官走上前問。

  “去哪?”

  劉警官還沒答話,王得生搶先答道,“到張總家。事情我都和劉警官說過了。”

  “也好,該面對了!”賈花轉身去拿了包,打算跟王得生他們一行人到張凡家去。

  “花花,我也要去!”楊纖纖拿了拐杖,下了床。

  幾個人一起坐車往張家趕去,在路上……。賈花將劉小倩對她和楊立平,還有楊纖纖所做的事也簡單作了一些介紹。

  一行人趕到張家時,劉小倩正在二樓自己的書房里聯系彪哥。

  張凡的爸爸和媽媽看見這幾個人深夜來訪很意外,尤其是看到賈花,兩眼瞪得更大。他們的兒媳婦倩倩在家啊,怎么又出現……。

  賈花動了動嘴,本想叫爸,媽……。但遲疑一會,還是十分客氣地說,“叔叔,阿姨……。有些事情今天晚上需要解釋一下。你們先坐會,我來的路上已打了電話給張凡,還有五分鐘他就到家了。等他回來,我把一些事情和你們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