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大結局(1/2)

加入書簽

  “這種小事,還是讓我替您來吧,免得臟了您的刀。”市丸銀背對著藍染,看向遠處那堆擠在一起的學生,然后輕聲說:“射殺他,神槍。”

  藍染放松了警惕,還以為銀幫他除了那些人類,沒想到的是下一秒,神槍已經由銀的衣擺穿過直接刺進了藍染的胸口里。

  藍染木訥地看著胸口,不解地問:“為什么,銀?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為什么?你對亂菊做的一切,差點讓她丟了性命,那是你給她問為什么的機會了嗎?這么多年我留在你身邊,終于知道你鏡花水月的秘密。當我觸摸鏡花水月的刀身,你的完全催眠就已經解除了。抱歉了藍染大人,崩玉我要拿走了。”

  “就憑你,銀,你是拿不走崩玉的,因為我和崩玉已經融合到第三階段進化了。什么?怎么回事?!”

  藍染剛說完,從胸口抽出的神槍,在他的體內不知留下了什么東西,傷口砰地一聲變大,將崩玉和他身體分離開來,市丸銀看準機會,伸手將崩玉從藍染胸口拿了出來。

  “我的神槍卍解后其實并不是增加了伸縮長度,這么多年我只是用這個說法欺騙你而已。而神槍卍解的真正姿態,是由刀身向被攻擊的對象體內留下一片毒素,足以分解身體組織的毒素。”

  銀持著那個小小的淡紫色崩玉,藍染揮起斬魄刀將他的半個胳膊削去了,然后跪在地上,憤怒地大吼著市丸銀的名字:“銀!啊啊啊,銀!為什么?我那么信任你!”

  市丸銀躲在一邊的街道里,氣喘著,手臂滴滴答答的流著血。

  還好他逃的快,不然被削去的,可能就是他的頭了。

  藍染的力量果然因崩玉而提升了很多,不能讓他再得到崩玉,必須離開這里。

  玲瓏趕到藍染靈壓的附近時,沖天的白色靈壓和藍染的吼聲已讓玲瓏覺得有種不詳的預感在悄悄逼近,她感覺不到亂菊姐和市丸銀的靈壓,漫天的都是藍染的靈壓在壓迫著她的神經,當她終于尋到藍染的位置時,藍染的靈壓竟然一下子收斂了很多,而在玲瓏眼前的一幕,讓她頓時后悔當時讓亂菊姐來阻止銀的決定。

  崩玉已聽從藍染的召喚,重新回到他的體內,而藍染因為憤怒加速了進化,此時他的背后生出了一對紫色的蝴蝶狀翅膀。

  亂菊和市丸銀則在遠處,市丸銀躺在地上,身上臉上血跡斑斑,亂菊已泣不成聲,一聲聲叫著他的名字。

  “亂菊,我到最后還是沒能取回你最重要的東西。對不起,幸好有機會說出這句話。”市丸銀動動嘴唇,臉上亂菊灼熱的淚和他的血融為一體,流到地上。

  銀色的留海下,他淡藍色的眼中,是失聲痛哭的亂菊在搖晃他的身體,他已聽不到亂菊的聲音了,思緒漸漸游離,他知道這是死亡的前兆,但他還是對亂菊說:“不要哭,那樣就不漂亮了。”

  “銀,你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不要丟下我。”

  亂菊已經忘記了身后的藍染,藍染卻很高興,因為他又進化了,這就意味著他離成神更近了一步。

  “謝謝你啊銀,你讓我又進化了,但是我可沒心情看你們表演生離死別的戲碼,讓我送你們一起下地獄吧。”

  “想要殺他們,就先殺了我吧。藍染大人。”

  玲瓏已經卍解,跳到亂菊身邊,用金色的鳳翅將亂菊和市丸銀護住。

  藍染不屑地注視著長發紛飛的玲瓏,此刻他已經成為半個神了,可玲瓏已不是他的公主,和銀一樣,背叛了他。

  說完玲瓏便不再理藍染,而是放出火墻將她和亂菊,銀圍在了火墻內。

  緩緩走到兩人身邊,玲瓏的心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一般,痛的難受,雖然早就知道結果,但她還是蹲下身問亂菊:“他睡著了是嗎?表哥他睡著了吧?”

  玲瓏伸出手摸著市丸銀已經只剩余溫的臉頰,那張臉完美得,當她第一次見到他,就被迷惑得神魂顛倒了。

  “玲瓏,銀,他已經死了。”亂菊說著眼淚再一次決堤。

  藍染在火墻外試圖闖進來殺了他們,但奇怪的是,這火墻怎么都讓他闖不進來,放佛施了魔咒一般,將玲瓏他們與世隔絕了。

  “不會的,他不會死的。我穿越到這里,努力的變強,千方百計的要殺藍染,就是要讓他活下來的。他不可以死,絕對不可以!”

  說著玲瓏將鎏鳳火凰拿在身前,閉上眼。

  “鎏鳳,火凰,讓紅玲出來吧,幫幫我。”

  這對斬魄刀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他們夫妻也算是最了解玲瓏心思的人,不勸她,也不責備她,而是乖乖合二為一,成為了一把刀,并且叫出了紅玲。

  “紅玲,拜托你。”

  “你別叫我,你知道鎏鳳火凰最終技的后果是什么嗎?”紅玲的聲音不像以前那么冷,而是充滿了不舍與擔心。

  “我當然知道。”玲瓏低頭回答道。

  當時靈王說的話,她可是一句都沒忘。

  最終的卍解技能,叫做鳳涅。

  鳳凰涅槃,代表著重生。

  她的斬魄刀可以讓人重生,但代價,卻是一命換一命。

  “當初的靈姬也是因為鳳涅死去的,但她沒能救回愛人,失敗了。你是她的轉世,也要以同樣的方式死嗎?你為了那個男人,值得嗎?”紅玲并不想自己的傻主人就這么死了,因為玲瓏死了,她也會消失。

  “沒有值不值得,我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里,在我離開時,請讓我做一件能讓別人記住我的事吧。紅玲,他就像村正不是嗎?我覺得你應該懂我的。”

  提到村正,紅玲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就算玲瓏已經把市丸銀只當成表哥了,但他們之間曾經歷的情還是存在的。

  這份情誰都無法代替,所以她愿意舍命讓他重生。

  “我明白了。真是的,為什么我的主人都喜歡為了別人去死。害的我也要一起去死。”

  “謝謝你了紅玲,這輩子做死神,我最幸運的事就是有你和鎏鳳火凰在身邊。真的謝謝你們。”

  玲瓏站起身,鳳翅漸漸消失,而火墻也在藍染的攻擊下,漸漸崩潰,無法再保護他們。

  “來不及了呢。呼,亂菊姐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很嫉妒你,因為無論你做什么,變成什么樣,表哥的心里都只有你,就算是現在他連命都不要了,也是為了你。所以,你們一定要幸福,這就是我的愿望。

  真可惜,我不能為曾經的真北和桃子報仇了,也無法兌現對井上的承諾,保護一護和大家了。

  最后,替我向冬獅郎君道歉,我……沒法看到他長得比我高了。”

  微笑著,顫抖著,哽咽著,玲瓏將斬魄刀插進了胸口。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