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閱讀(1/2)

加入書簽

  樣,海倫正把殺意隱藏在心中。讓我們為坎卡祈禱吧

  “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消滅那個殺人鬼的就是你們啊!那之所以有那么多金幣做為我們的撫恤金是尤里西斯你的功勞吧,真得謝謝你了!”不知自己已經惹到了位可怕敵人的坎卡有些感嘆的說道。在他看來,尤里西斯的解釋很合理。實際上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明那個消滅了殺人鬼的七級強者為什么會把那么大筆錢交給他們三大傭兵團。要知道那可是十萬金幣啊!

  “沒什么啦,你們為消滅殺人鬼損失了那么多人。拿那些報酬是應該的。”尤里西斯笑了笑。在他來看,這種事是理所當然的。

  原來有過這種事嗎?看樣子尤里西斯地區真是個很善良的人。即使是魔王,也不會去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吧。這樣的話,我應該考慮不久后對他的正式效忠儀式了。在邊默默聽著尤里西斯和坎卡對話的阿爾塞利婭舉起了自己桌前的高級紅茶,優雅的喝了小口,嘴角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真是的!有那么大筆錢居然會讓給別人,這個魔王還真沒有魄力。不過知道了他身上至少有快十萬金幣,這下可以每天大吃大喝了。在海盜島上除了海鮮,根本就沒什么像樣的食物嗎!決定了,為了報艾婭那家伙對我的不人道虐待,我要吃光這個魔王的所有金幣!美娜恨恨的咬著嘴里的豬頭,制訂了個自認為極度恐怖的計劃。

  “哈哈哈!既然你們都是尤里西斯現在的伙伴,那我就自我介紹下吧!我是尤里西斯的好友,最好的朋友,世界上和他最接近的男人!連他每天穿的內褲顏色都知道的至友——五級獅族獸人戰士坎卡!”坎卡挺了挺自己寬闊的胸部,得意洋洋的說。

  “艾婭,主尤里西斯現在最好的戰斗伙伴,黑暗系的魔導士,級別保密!”艾婭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下。

  “阿爾塞利婭,也是尤里西斯的戰斗伙伴。人類的七級騎士。請多多指教了。”阿爾塞利婭點了點頭,很有禮貌的做出了回答。

  “海倫!爸爸的女兒,世界上最喜歡爸爸的人!級別暫時沒有!”海倫狠狠的看了坎卡眼,隨口說道。

  “美娜,海不,是七級的戰士。是阿爾塞利婭的朋友。大塊頭你有什么舍不得的東西可以交給我。過了今天晚上你可能就沒有機會了哦!”美娜難得的將口中的食物放了放,神秘的向坎卡笑了笑,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

  兩個七級的強者!!阿爾塞利婭她們的自我介紹讓坎卡的眼珠子差點都掉了下來。先前他以為這些女孩子里面有個七級的騎士已經是嚇死人的事了。沒想到居然還有兩位七級的強者,而且這個七級強者無論他怎么看都只是個小女孩罷了。雖然他嚴重懷疑這個叫美娜的小女孩是在胡說八道。但是看到阿爾塞利婭并沒有表示反對的態度后,他打消了懷疑,在真正的七級強者面前,是不可能有人可以冒充的。

  尤里西斯這家伙真是幸運得要命啊!居然認識了這么群強悍到不像話的女孩子,看起來他是時來運轉了。嗯,得趁這個機會狠狠的敲他筆才行,反正他應該也拿了部分那個殺人鬼的賞金,此時不敲還待何時!想到這兒的坎卡飛快的消滅了自己身前的早點,然后叫了起來:

  “給我追加份大龍蝦!”

  坎卡這家伙,把我當冤大頭了嗎?算了,也就這次吧。反正我也不大可能經常來這里。看著坎卡的行動,尤里西斯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已經算是個小富豪的他并不是很在意這些事,在擁有了能自由使用魔王之劍深淵斷罪的能力后,他知道自己這輩子應該是不再會為金幣什么的發愁了,實際上自從他來這個塔吉城后,也沒有為這個發過愁。光系的魔導士本來就是個很吃香的職業,更何況他現在已經算是大半個七級強者了。

  “姐姐,這個飯店怎么樣?看起來很不錯啊!很有大海的感覺,我們就在這里面吃早飯吧!”正當尤里西斯和坎卡邊吃飯邊聊天的時候,從大海之家的門外傳來了個讓他覺得似曾相識的聲音。

  這是個如百靈鳥樣清脆而稚幼的少女之聲那可愛的聲音就像是在歌唱樣,還帶著小女孩特有的天真無邪。

  “嗯,好吧!不過伊菲婭你要乖些,不要在餐廳里面亂跑。”這是另外個不遜色于先前少女的清脆女聲,和先前女孩子的稚嫩聲音略有不同,這個聲音充滿了少女的活力,但又不失純真。

  奇怪,我認識的女孩子并不多啊?是在哪里聽過這個聲音的?好像還是最近的事?這個女孩子是誰啊?有些迷惑不解的尤里西斯停止了和坎卡的閑聊,把頭轉向了門口的方向,想看看將要進來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說話的女孩子們很快就走進了大海之家,走在前面的是位穿著紫紅色緊身衣的少女,雙手戴著雙金屬制成的手套,手套上面鑲嵌著兩個金色的水晶。凹凸有致的蔓妙身材在緊身衣的襯托下顯得格外的誘人。

  少女的眼眸就像紅色的寶石樣鮮紅,橙黃|色頭發隨意的披在身后,隨著她的走動而飄來飄去。不過和她的誘人氣質有些不符的是,她的手中居然拿著支棒棒糖,還不時伸出小小的香舌舔下。

  而在她身后的是

  第部第181章伊菲婭和庫娜上

  長長的銀發,如冬天的新雪樣白晰的肌膚,紅色的眼眸,稚幼而精致的可愛面孔,這就是跟在先前那位穿著紫紅色緊身衣少女身后的小女孩。而她也是給尤里西斯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位女孩——自由操縱黑色巨人海格力斯,擁有寶具冰雪罪孽的冬之少女伊菲婭。

  和上次見面不同的是,這次伊菲婭并沒有穿那身冬裝。現在她穿的是身深紫色的上衣加上件白色的裙子。上衣的領子處戲了根漂亮的淡紫色領結,肩膀的地方對稱的繡著四個金色的扣子,裙子的下擺是圈細小的花邊,腳上穿的是雙精致的紫色鞋子。這并不是很華麗的衣服,但穿在伊菲婭的身上卻充分顯示出了她的可愛。

  “啊!好漂亮啊!簡直就是在大海里面樣啊,比外面看來的更漂亮!庫娜姐姐!快點讓她們把早點送上來吧。伊菲婭已經等不及了啦!”走進了大海之家的伊菲婭的臉上洋溢著興奮之情,拉住了庫娜的手。

  “知道了啦,嗯!該吃什么好呢?對了,聽說有種叫雅黛的蛋糕很好吃,就要它吧!”庫娜招來了邊的女服務員,對她說了自己的要求。

  “知道了,是雅黛蛋糕嗎?因為這種蛋糕需要現做并且制作方法很難,所以請稍微等下好嗎?在那之前,請喝本店的附上的紅茶!”女服務員很有禮貌的低了低身子,然后走到了柜臺前面說了聲,接著端了兩杯紅茶過來。

  “這!那個叫伊菲婭的女孩子怎么會出現在這兒的??記得她好像是被深淵斷罪”看到伊菲婭出現的尤里西斯時間全身都顫抖了起來,差點就沒直接召喚深淵斷罪了。如果不是顧忌到坎卡還在邊的話,他恐怕早已經拔劍做出防御姿勢了,畢竟那個叫伊菲婭的女孩子給他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大哥哥,請你去死吧!海格力斯,殺!”這句話曾經差點就把他送去見至高神了,也不得不讓他對她印象深刻啊!

  咦?那個叫海格力斯的黑色巨人似乎沒跟在她身邊啊!冷靜了下之后,尤里西斯馬上發現了這件事。東張西望陣之后,他終于確認了那個擁有恐怖力量的黑色巨人并不在,這讓他大大的松了口氣。如果那個海格力斯不在的話,以他的力量,來對付擁有寶具冰雪罪孽的伊菲婭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

  “爸爸,你怎么了?怎么直在看那邊的兩個女孩子啊?是認識的人嗎?”看到尤里西斯呆呆的看著餐廳角的兩個陌生女孩子,海倫有些不滿的問道。

  “是說伊菲婭”尤里西斯沒有轉過頭,無意識的說道,但很快他就察覺到了不妥,這可不是個好隨便說的話題啊。

  “伊菲婭??是那個和你戰斗過的女孩子??她出現在這里有什么企圖嗎?如果有必要的話,就和她戰吧,現在的你,并不需要再害怕她的,我們會幫你的。”從艾婭那兒聽過有關伊菲婭的事的阿爾塞利婭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臉色瞬間就變得嚴肅無比。

  “是傷害過爸爸的人!!”海倫的眼睛下子大了不少,投向伊菲婭的目光瞬間就充滿了冰冷的殺意。

  “伊飛拉。”嘴里充滿食物的美娜似乎也在說什么,不過大概沒有人知道她在說什么。

  “不要著急,這可是塔吉城的里面,而且我們還是在餐廳里吃早飯,現在開戰的話尤里西斯會很不高興的吧?是不是?”艾婭不緊不慢的繼續喝著她的高級果汁,毫不在意的說道。

  “嗯,艾婭說的沒錯,我不想在這里和她戰斗,否則對這家飯店的所有者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如果在塔吉城里出現七級強者的戰斗的話,恐怕會給整個城市帶來很大的破壞吧。”尤里西斯點了點頭,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這樣嗎?的確,這也是必需考慮的事。不過如果對方對你出手的話,我會守護你的。”阿爾塞利婭臉上的警惕表情并沒有消失,仍然全神貫注的注意著伊菲婭和庫娜的舉動。

  敢傷害爸爸的人定會死無全尸,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海倫沒有說話,只是把無限的殺意埋在了心底,在尤里西斯的面前,她是不能隨便出手的。但是她已經決定,定要找個機會,把那個敢傷害她爸爸的伊菲婭撕成碎片。

  “再說她們也不定是為我而來的,也許她們來塔吉城的目的和我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所以暫時就裝作沒看見她們吧!”做了總結之后,尤里西斯回過了頭,繼續慢慢的吃起自己的早飯來。

  “喂!尤里西斯,你們在說什么啊?”被尤里西斯和阿爾塞利婭她們的話弄得頭霧水的坎卡碰了碰他的肩,小聲的問道。

  “沒什么,遇到了個不久以前交過手的敵人而已。”尤里西斯輕聲的說道。

  “敵人,幾級的,要不要我來幫忙啊!”坎卡關心的問。

  “七級”尤里西斯的回答讓坎卡說不出話,他可有自知之明,他的這點力量在七級強者的面前簡直是不堪擊,從阿爾塞利婭和那個叫塔米的熊族戰士交手時他深刻的理解到了這點。

  “小心啊!”雖然知道自己幫不上忙,但坎卡也沒有想過要離開,拍了拍尤里西斯的肩膀后,他繼續大口咬起他剛才點的大龍蝦來。

  “砰!砰!砰!”雖然嘴里說著沒什么,但是尤里西斯還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比平時加快了倍左右。畢竟伊菲婭可是差點將他逼上絕境的人啊。

  其實其他的女孩子也和尤里西斯差不多,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都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都已經做好了隨時隨地決戰的準備。阿爾塞利婭的手已經放到了自己的腰間,無形圣劍艾克斯卡力巴已經做好了隨時出場的準備;海倫的小手已經握得緊緊的,如果有必要,隨時可以揮出讓七級強者也吃不消的攻擊;艾婭的身體不知不覺的已經離開了椅子厘米,飄浮在了空中,各種各樣的魔法組合已經在她腦海里整裝待發;連看起來大大咧咧的美娜也把桌子下的鐵錨放到了椅子的旁邊

  “啊!真慢啊!庫娜姐姐,怎么點這么難做的蛋糕啊?而且那個叫雅黛的蛋糕好吃嗎?”等了五分鐘還沒看到蛋糕送上來的伊菲婭不滿的說道,兩條纖細的小腿不耐煩的晃來晃去,只差沒有用力捶桌子了。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啊!這個蛋糕是我從美亞姐姐那里聽說的。聽她的說法,這個蛋糕是非常好吃的。保證你吃了次后就再也不會忘記它的美味。”庫娜遲疑了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原來姐姐你也沒有吃過啊。不過既然是美亞姐姐推薦的話,應該沒有錯。不過制作這個花的時間還真長啊!啊,那是”聽到庫娜的回答后,伊菲婭開始無聊的看著這個大海之家里面的裝飾,在看過窗戶的花紋和墻壁上的畫后,她的目光最終投到了正在吃飯的尤里西斯和阿爾塞利婭她們身上。

  “啊啊!那個人是”看到尤里西斯的背影后,伊菲婭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沖了過來。

  所有使徒,級戰斗準備,除海倫外得到我命令后馬上攻擊,但是我沒有沒有下令前不準動手!艾婭的精神波瞬間就傳遍了阿爾塞利婭,海倫,美娜的腦海,連在尤里西斯身上的那枚拉彼絲所化的水晶都亮了亮。

  來了!還是要在這個塔吉城里面作戰嗎!艾克斯卡力巴,出來!看到疾沖而來的伊菲婭,阿爾塞利婭迅速的召喚出了自己的寶具。

  居然敢主動攻擊!不想活了,敢對爸爸出手的人,準備下地獄吧!海倫握緊了自己的手,隨時準備出手。

  啊啊啊!要開戰了嗎?這可是我成為使徒后的第戰,還是表現得好些吧。美娜擦了擦嘴,只手悄悄的拿起了自己腳邊的巨大鐵錨。

  距離近了,十米,六米,三米,米,伊菲婭已經沖到了尤里西斯的身邊。

  “啊啊啊!是大哥哥啊,好久沒見了,你好嗎?伊菲婭可是很想你啊,從上次見面后伊菲婭直想著你的。能在這里見面真是太好了,難道這就是命運嗎?”伊菲婭把抱住了尤里西斯的腰,撒嬌的說道。那樣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很久沒和哥哥見面的可愛妹妹的表情。

  “噗!”在尤里西斯身邊的坎卡把自己的酒噴到了三米的高空。

  “啪!啪!啪!”阿爾塞利婭的圣劍艾克斯卡力巴,美娜的鐵錨都掉到了地上,而艾婭則是從椅子上翻了下去。只有海倫還警惕的看著抱住了尤里西斯撒嬌的伊菲婭。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別說阿爾塞利婭她們了,就連尤里西斯自己也頭霧水。這真的是那個說出“大哥哥,請你去死吧!海格力斯,殺!”的冬之少女伊菲婭嗎?

  第部第182章伊菲婭和庫娜中

  “啊,你好啊,伊菲婭。”雖然摸不著頭腦,但是尤里西斯不知為什么可以清楚的知道現在的伊菲婭對他并沒有任何的敵意。所以他并沒有馬上將她推開,而是笑著打了個招呼。

  “嗯,你好啊。大哥哥,上次的事真是感謝你了,要是沒有你的話,伊菲婭可能就會被那個惡魔殺掉了。”伊菲婭離開了尤里西斯的懷抱,提起裙角,很有禮貌的對他行了個禮。

  上次的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她應該只見過面啊,就是和她死戰的那次,在那之后根本就沒有再見過面啊?那個惡魔是誰啊?伊菲婭的話讓尤里西斯更摸不著頭腦了。

  這時阿爾塞利婭,美娜,艾婭已經恢復了常態,看著伊菲婭那異常的舉動,她們也迷惑不已。

  主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這個叫伊菲婭的女孩子真的是和你殊死搏斗過的那個女孩嗎?艾婭的精神波傳到了尤里西斯的腦海里。

  沒錯,我認識的女孩子并不多,像她這樣的人是不不可能認錯的啊!不過不知為什么,現在的她讓我感覺很奇怪,似乎是某位和我很親近的人樣。我可以感覺到,她對我并沒有任何的惡意,要比喻的話,和法麗給我的感覺很像。

  奇怪,這件事肯定有問題。沒理由這個叫伊菲婭的女孩子會忘記主人和她的戰斗的,到底當時發生了什么事?接到尤里西斯回答的艾婭陷入了沉思中。

  既然艾婭沒有下令,阿爾塞利婭和美娜也不打算輕舉妄動,互相看了眼后,她們重新開始裝做若無其事的吃起早飯來,但是注意力卻始終沒有離開在尤里西斯面前歡笑著的伊菲婭。

  “大哥哥,你是住在這里的人嗎?還是旅行經過這里呢?”行禮過后,伊菲婭找了張椅子坐到了尤里西斯的身邊好奇的問。

  “我是住在這里的人,已經三年了。”雖然還是有些迷惑,但因為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尤里西斯并不排斥這位曾經和自己敵對的少女,任由她坐到了自己身邊,還回答了她的問題。

  “世界還真是奇妙啊,我還以為從那次后再也見不到大哥哥了呢。沒想到來大陸的第二天就再度相逢了,我和姐姐要在這里待陣子。可以的話,能帶伊菲婭在這個叫塔吉城的城市游覽下嗎?”伊菲婭用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尤里西斯。

  “這個,可以是可以啦。不過”尤里西斯猶豫了下,最后還是在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下同意了伊菲婭的請求。

  “哇!那太好了,大哥哥你真是好人啊,和那時候樣的親切。能和你再見面真好!”得到尤里西斯回應的伊菲婭高興的撲到了他的懷里,像只小貓般把自己的頭埋在了他的懷里。

  和那時候樣的親切??我對她做過什么嗎?說起來我現在到底在干什么啊!上次見面的時候我們還是殊死搏斗的敵人吧,現在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的?至高神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過,這種感覺,似乎也不是太壞,如果不是敵人的話,伊菲婭似乎也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呢?感覺到自己懷里伊菲婭那溫暖的身體,聞著她那冰雪般潔白而透明的銀色長發所散發出來的香氣,更重要的是從她的行動中所感覺到的那股奇怪的親切感,這些加起來讓尤里西斯陣恍惚,不知不覺的就接受了伊菲婭的親熱。

  “伊菲婭,是認識的人嗎?奇怪啊,你在這里怎么可能會有認識的人?”在餐廳角的庫娜走了過來,看了看尤里西斯和阿爾塞利婭她們后,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些是什么人?從感覺到的氣息來看,那個騎士和拿著鐵錨的女孩都是七級的強者。難道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