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閱讀(1/2)

加入書簽

  吩咐不能透露自己使徒身份的她自然不會說什么。

  “爸爸!今晚我們起睡嗎?”在房間里轉了轉后,海倫提出了個讓尤里西斯有些頭痛的要求。如果這句話是拉絲普汀或阿爾塞利婭說的話,那大概就不是頭痛而是無法解決的問題了。不過她們應該也絕對不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吧!并不是很久之后尤里西斯就知道自己錯得很徹底了

  因為從未考慮過會有客人來自己這小屋過夜的可能,尤里西斯并沒有準備什么其他睡的地方。硬要說的話,地板是唯的選擇。不過現在滿布灰塵的地板明星不符合要求,讓獸人戰士坎卡睡的話他倒是會考慮下。

  沒辦法,起睡吧!反正海倫也只是個小孩子而已,再怎么說我也不會對她產生什么奇怪的想法吧。說起來,在荒島上我也和法麗,海倫她們起睡過晚啊!應該沒問題的!左思右想陣后,尤里西斯還是做出了決定。

  “嗯!等我整理好后就起睡吧。明天我就會去買張你睡的床的。今天就和我以及露露起睡吧。”既然決定了,尤里西斯也就不再猶豫,隨口告知了海倫自己的決定后,他開始努力的整理自己的那張床。

  嗯,雖然小,但是和海倫起睡的話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這樣想著的他自然是不會知道他身后海倫所露出的欣喜若狂的笑容。

  太好了,可以和爸爸起睡!而且還沒有其他人在。心跳得好快啊!這是夢嗎?如果是夢的話就不要再醒來吧。摸著自己瘋狂跳動著的心臟,海倫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都在顫抖。

  對了,還有這個使徒啊!看了看自己懷里的露露后,海倫皺了皺眉,將它舉了起來,然后在它的耳邊悄悄的說:

  “今天晚上是屬于我和爸爸的,你最好動都不要動哦!否則即使同為使徒,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你的。”說完后,她悄悄的向它發出了道冰冷的殺意,直到露露乖乖的縮成團才心滿意足的收手。

  “咦?露露怎么了,怎么副無精打采的樣子,是病了嗎?”整理好床鋪后,尤里西斯把露露從海倫的手上接了過來,看到縮成團動都不動的露露,他覺得有些奇怪。

  “嗯!應該是累了吧!海倫也很累了,爸爸,起睡吧!”海倫興奮的說道,臉上怎么也看不出有半個“累”字。

  “是嗎?嗯,確實,已經很晚了。是該睡覺的時候了。過來吧!海倫,要乖乖的哦”遲疑了下后,尤里西斯向海倫招了招手

  而這時,在尤里西斯所居住的小樓的屋頂上,穿著鋼鐵鎧甲的騎士正閉著眼睛坐在屋頂的角。在蒼青色月光的照耀下,她的鎧甲散發著冰冷而柔和的光芒。陣夜風吹過,將她額前的幾縷金色發絲吹了起來,露出了她安穩而平靜的面容。

  “怎么,不去我找到的旅館休息嗎?”無聲無息的,紫發的小惡魔出現在了她的身后。

  “身為騎士,守護自己的主人是理所當然的事。現在已經不再是人類的我,在不消耗很多力量的狀態下是不需要睡眠的——這是你說的話吧!”騎士張開了她的雙眼,那是對不含任何雜質,如森林中清澈的湖水般碧綠的眼眸。

  “確實呢!不過我沒想到你居然盡忠職守到這個地步罷了。不過這也不壞,主人的守護就先交給你了。我去睡了。哈啊!”打了個哈欠后,紫發的惡魔飛走了。

  因為,現在的我。除了這件事以外已經沒有任何其他的事要做了吧。暗暗的嘆了口氣之后,騎士再次閉上了雙眼。在她的手中,無形的圣劍艾克斯卡力巴正隨時隨地準備著迎擊敵人。當然,如果有敵人的話。

  這時候,在塔吉城的門口,從海外來的伊菲婭和庫娜正好奇的在夜市上逛來逛去。對于從來沒有到過大陸的她們而言,這里的切都充滿了新鮮感。

  “姐姐!為什么不能帶海格力斯過來啊!”高興之余,伊菲婭也有些不滿,因為身體嬌小的她經常會被旁邊的人無視,所以不時有看不見她的人撞上她。因為庫娜不許她在城里使用力量,所以她也沒辦法使用凍氣發泄自己的不滿。這時候她開始懷念起海格力斯那巨大無比的身軀來,如果他在的話,應該可以讓人不敢接近她吧。

  “那是因為海格力斯的樣子實在是太顯眼了。把他帶到城市里來的話會引起馬蚤動的。所以暫時只能讓他待在外面的樹林里,不過如果有戰斗的話可以他可以在分鐘內趕到!”庫娜邊挑選攤販上的棒棒糖邊說道。

  “是這樣嗎?啊!姐姐!那個棒棒糖我也要個!”得到庫娜解釋的伊菲婭嘆了口氣,但她的注意力馬上就被庫娜雙手上五顏六色的棒棒糖吸引住了

  在某處的深山里,勇者拉夏依然在為自己眼前似曾相識的風景而發愁。現在的她,已經大約,差不多,肯定——自己又迷路了。

  “啊啊啊啊!這樣下去的話。什么時候才能到尤里西斯所在的塔吉城啊!可惡啊!都是這片該死的森林的錯!”惱羞成怒的她將背后的龍皇破壞劍握在了手中,開始對自己的大敵——片小樹林下毒手

  在離塔吉城不遠的處海岸邊,位擁有著頭波浪般的藍色長發的美麗女性從海洋中慢慢的走到了沙灘上,看了看四周后,她略帶興奮的說道:

  “這兒就是那艘沉掉的船所出發的港口城市嗎?希望在這兒能找到那位擊敗了深淵惡魔的勇者的蹤跡。為了能自由轉化人魚形態和人類形態花了不少時間,不過現在已經可以不露痕跡的在陸地上行走了。趕快上岸去尋找勇者的消息吧!”

  第部第176章起睡吧下

  這時,在尤里西斯的小屋里,海倫已經爬上了尤里西斯的床,乖乖的躺在了他的身邊。那樣子,簡直就像是被尤里西斯養著的乖巧寵物樣。

  “怎么樣?還習慣嗎?不舒服的話就說聲哦!”擔心海倫是否習慣自己床的尤里西斯輕聲的問了句。

  “嗯!沒問題,很舒服。這是海倫有生以來睡到的最舒服的床了。謝謝爸爸!”躺在尤里西斯身邊的海倫滿臉通紅,有些顫抖的回答道,那是發自內心的興奮之顫抖。

  “那就好,乖乖的睡吧!明天還要整理房間呢。”已經很累了的尤里西斯并沒有注意到海倫聲音的異常,溫柔的撫摸了下海倫那長長而柔順的銀發后,他閉上了眼睛,開始慢慢的進入夢鄉。

  “砰!砰!砰!”在寂靜的小屋里,現在只剩下了尤里西斯安穩的呼吸聲和海倫那響亮的心跳聲。

  討厭,我這是怎么了。以前也和法麗起在爸爸身邊睡過啊,為什么心跳會突然變得這么快的?為什么臉會變得這么熱的?為什么身體會不由自主的顫抖?躺在尤里西斯身邊的海倫緊緊抓住了被單的角,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慌亂。

  是因為現在只有我和爸爸在起的關系嗎?隱隱約約猜到了自己內心所想的海倫呆呆的看著離她不到三厘米的尤里西斯的側臉。那是她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雖然是在夜里,但是有著超出普通人數倍視力的她還是能將那張臉看得清二楚。那是她最愛的爸爸的溫柔之輪廓。

  “爸爸?”海倫試探性的輕輕喊了聲,尤里西斯沒有任何反應。最近發生的事讓他感覺有些心力交瘁,回到自己熟悉的小屋,熟悉的床后,那種回家的感覺讓他輕易的進入了夢鄉。

  察覺到尤里西斯似乎已經睡著后,海倫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雙手抱住了他的身體。從他身上傳來的溫暖的氣息讓她陣恍惚,原本只是輕輕抱住的雙手加大了些力道。

  好溫暖,好讓人安心的感覺。和平時抱住的感覺完全不同呢?是因為現在是在床上嗎?嗯,不僅僅是那樣,這是獨占的感覺。現在沒有任何其他人在。艾婭姐姐不在,拉絲普汀姐姐不在,連法麗也不在,現在的爸爸,是屬于海倫個人的。

  如果這樣的時間能永遠持續下去該多好,在這世界上,海倫什么也不要,只要爸爸在海倫身邊就可以了。可是爸爸的眼里有著太多太多的人了,艾婭姐姐,拉絲普汀姐姐,法麗,以后阿爾塞利婭也會進入爸爸的心里吧,因為她那么的強,也很溫柔。相比之下,海倫什么也做不好,擁有的只是破壞和殺戮的力量。也許在制造出海倫的艾婭姐姐來看,海倫本來就是守護爸爸的兵器吧,兵器只要有力量就可以了。

  不過,海倫并不后悔,即使是被人認為是不會擁有任何感情的殺戮之兵器也沒關系,只要能幫上爸爸的忙就可以了。海倫沒有辦法做到像阿爾塞利婭那么的堅強和溫柔,也沒有艾婭姐姐的聰明和才智,連現在的感情表現最初也是模擬自法麗的。所以能做的,只是幫助爸爸將敵人擊敗而已。但是對爸爸的愛,海倫不想輸給任何人,除了爸爸之外,海倫什么也不需要。所以爸爸,請多看看海倫吧。

  看著熟睡中的尤里西斯的臉,海倫的腦海里瞬間閃過了無數想法。最后她明白的還是她早已經知道的那點,在這個世界上,她是為尤里西斯而生,也是為尤里西斯而存在的。除此之外,她就不需要任何東西了。雖然她知道這可能是艾婭給她的使徒契約的影響。但是現在的她已經能夠確定,現在的自己,即使沒有受到任何契約的束縛,也絕對不會離開尤里西斯步。這是已經成長了的她的最初也是最后的決斷。

  “爸爸,我喜歡你!”雖然知道尤里西斯不會聽見,海倫還是在他的耳邊說出了自己的告白,然后溫柔的吻上了他的唇。

  因為害怕將尤里西斯吵醒的緣故,海倫這個吻和以前的吻相比,實在是輕得太多了。只是將自己的嘴輕輕的貼上了尤里西斯的唇而已。但是在海倫的感覺中,這個吻比以前的任何的個吻都要激烈,都更令她癡迷,這是她包含了自己所有感情的個吻,也是她對自己感情做出的宣告之吻。

  因為是偷吻的緣故,海倫的心中甚至產生了絲恐懼,這是她從來也沒有過的感情,即使是面對當初阿爾塞利婭的黃金之圣劍,她也沒有過半點恐懼的感覺。這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讓她的心臟的跳動瞬間又增加了不少,但是她并沒有停止這個吻的意思,因為她知道,這樣的機會恐怕以后很難遇到甚至永遠也不會有了。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就想這樣吻著尤里西斯的唇直到天亮。不過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那樣的話尤里西斯不可能察覺不到的。

  可是正當海倫依依不舍的決定離開尤里西斯的唇時,讓她嚇了跳的事情發生了。似乎是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邊,尤里西斯居然神出了雙手,將海倫那嬌小的身體抱在了懷里,然后將雙眼睜了開來。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后,他注意到了自己懷里呆住了的少女,說出了讓海倫莫名其妙的話:

  “尤麗雅,不要又跑到我的床上來啦!媽媽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呃!爸爸,我是海倫啊!那個尤麗雅是誰啊?”吃了驚后,海倫疑惑的問道,在她的認知中,尤里西斯的身邊并沒有存在過名為尤麗雅的女孩子啊?

  “真是的。就算你是我的妹妹,老是和我起睡的話也不好吧。媽媽為此生過不少氣了,你怎么就不聽呢?”尤里西斯沒有回答海倫的問題,繼續自言自語。這時海倫才注意到,尤里西斯的眼里并沒有焦距,也就是說他其實是在說夢話。

  “啊啊!知道了啦。你不要再哭了,和你起睡總可以了吧!真是的,明天媽媽定會生氣的!到時候你可別說我沒提醒你哦!來,抱住我吧!誰叫你這么怕冷又膽小!這樣還說要成為和拉夏樣的勇者,真是不自量力啊!”嘟囔了幾句后,尤里西斯將海倫溫柔的抱在了懷里,然后再度閉上了眼,進入了夢鄉。

  怎怎么,怎么辦啊!被爸爸抱住了!被尤里西斯出乎意料的行動而弄得臉紅心跳的海倫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不過她很快就適應了尤里西斯那并不算陌生的懷抱,開始享受起由尤里西斯主動擁抱而帶來的熱度和安心感來。

  真是羨慕那個叫尤麗雅的女孩子啊!從爸爸的口氣來判斷,她應該是他的妹妹吧,而且以前還經常和爸爸起睡。那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如果海倫也能那樣就好了。不過,至少今天,爸爸是屬于海倫的。這樣想著,海倫也慢慢的閉上了眼,在尤里西斯懷抱中進入了夢鄉

  在拉法絲伯爵的家里面,金發的少女法麗正在無聲的哭泣,因為門外有著拉法絲伯爵派來的騎士所以她無法大聲的哭泣。因為那樣的話又會讓家里的人擔心的。

  可是她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止眼框中那奔涌而出的透明淚珠。在她小小的心中,怎么也想不出她的大哥哥不告而辭的理由。原本她還想好好的向自己的爸爸媽媽介紹救了她的大哥哥,可是他的離開讓她沒有辦法開口,最后隨口亂編了個被人魚救起的理由。而她的爸爸媽媽根本就不在意她的話,在他們看來,只要他們的小天使法麗能夠平安歸來就足夠了。其他的全部不重要。

  大哥哥!你為什么突然離開法麗呢?是法麗做錯了什么事嗎?法麗不喜歡這樣,點兒也不喜歡,好痛苦啊!心就像要裂開了樣。是你不要法麗了嗎?不要啊!法麗會好好聽話的,所以至高神啊!請你讓法麗能再見到大哥哥吧!

  不知不覺中,法麗流下的淚已經打濕了她的枕頭,但是她依然在小聲的哭著,直到體力再也撐不住而睡去。但即使是在夢里,她的臉上仍然不時的落下晶瑩的淚珠

  “呃!世界在旋轉!”在塔吉城的家酒吧里,拉絲普汀已經醉得不省人事,連走路也走不穩了,而在她的面前,只不過擺了瓶酒而已。

  “那個魔導士身上應該很有錢吧?要不要去干把?”在酒吧的角落,個鬼鬼祟祟的年輕人把嘴湊到了旁邊的個中年人耳邊悄悄的說道。

  “不要輕舉妄動!魔導士身上的東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到手的,就算到手了。說不定里面的東西會附加什么稀奇古怪的魔法。讓他可以輕易的找到失物。被魔導士追殺可不是鬧著玩的!”中年人皺了皺眉,否定了年輕人的提案。

  “可是這個魔導士已經醉得不能再醉了。撈把再馬上出手應該沒有問題吧。要知道魔導士身上的東西可是貴重得很啊!以后可是很難遇到這么好的機會了!”年輕人不死心,繼續縱恿自己的同伴。

  “這也是,如果得手后馬上脫手的話”聽到年輕人的話,中年人也有些動心,畢竟會喝醉的魔導士實在是很少見。專心研究魔法的他們幾乎沒有幾個會喝酒的,就是那些貴族魔導士也不怎么喝。

  “喂!放棄吧!那個魔導士勉強也算是我的同伴!敢對她出手的話我可不會看著不管哦!”正當中年人猶豫不決時,個清脆的童音打斷了他的思考!

  “哪里來的小孩子!”年輕人有些生氣的轉過了頭,映入他眼簾的是個穿著黑色衣服,戴著頂繡著骷髏圖案的黑色帽子的金發少女。少女的年齡大概只有十幾歲,但是她的桌前已經堆了六七個酒瓶,讓人不得不懷疑她是否真的把那些酒都喝了下去。

  原來只是個小女孩啊!她不會是把那些酒瓶里的酒都請人了吧正當年輕人不以為然的看著背對著他的金發少女時,他身邊的中年人已經言不發的站了起來,用力拉著年輕人的手就要離開這個酒吧。

  “搞什么啊!老大!那只是個小女孩而已吧!我們干嗎跑掉啊!”被中年人拉著手的年輕人不滿的說道。

  “閉嘴!看看那個女孩子放在桌子下的武器,再加上她的那身衣服很那頭金發,你沒有想到什么嗎?”中年人人滿臉鐵青的說道。

  “武器?”年輕人瞟了眼金發少女的桌子下面,那兒橫放著支黑黝黝的巨大鐵錨,從上面的金屬質感來判斷,這支鐵錨至少也有百多公斤。無論從哪方面看,都絕對不是小女孩可以使用的武器。實際上,就連成年人也沒有使用這種奇怪的武器的。

  “使用這種巨大鐵錨為武器的小女孩,在加上她戴著的那頂繡著骷髏圖案的帽子。她,難道是稱霸外海的那個黑暗骷髏海盜團中的”在盯著那支鐵錨數分鐘后,年輕人的腦海里突然閃,想到了個令他難以置信的可能。

  “沒錯,你認為自己可以在七級強者面前偷東西的話就去試試吧。我先走了。”看到年輕人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提示后,中年人松開了他的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開什么玩笑!我個三級的小盜賊怎么敢在七級強者的面前動手。我還想多活幾年呢!老大,等等我啦!”自嘲的笑了聲又看了看金發少女的臉色后,年輕人灰溜溜的跟在中年人的身后離開了。

  而聽到兩人對話的酒吧里的其他人幾乎都變了顏色,匆匆的付了酒錢后個個逃出了這個酒吧。不會兒,這個酒吧里的客人就只剩下了金發少女和爛醉的拉絲普汀兩個人。

  “喂!老板!再給我來三瓶!你這兒的酒不夠勁啊!是認為我美娜付不出錢嗎!把好酒給我拿上來!”海盜少女美娜不滿的敲了敲桌子,示意酒吧老板繼續送酒。

  “是是是!知道了,這就把本店最好的酒送過來!”個大胖子連滾帶爬的從吧臺后面沖了出來。身為塔吉城消息最靈通的酒吧老板之,他已經從剛才那幾個人的話里面推算出了眼前叫美娜的金發少女的身份。那可是在海上過活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黑暗骷髏海盜團三巨頭之的的“鐵錨少女”啊!

  啊!真是沒意思,難得來喝次酒,居然碰到了魔王身邊的人,還是個喝就醉的魔導士。沒辦法,喝完后,把她帶到艾婭那個小惡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