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晴夜天,澗流溪,龍衣褪,青裳解,與君此愛,求同君長安(1/2)

加入書簽

  好看的小說haotxt“你是被魔魂附體者?”看向她眼角的噬體魔紋。

  牧輕塵浮現殺意。

  他對君惜落體內那等令自己感到無形威脅的感覺一直存在疑惑。

  為什么。

  為什么自己在同這個丫頭身軀之中隱隱感到一等威脅。

  原來這便是原因。

  不是她能威脅到自己,而是因為在她的體內,有一個自己曾經的敵人潛在!

  噬體魔紋遠在太古之前便已被先代魔帝塵魔護塵廢除,認為其有損魔以戰伏萬族之威名,所以噬體魔紋早已沒有了傳承之法。

  而唯一一位尚還掌控著魔族之法的存在,便是那位與摩柯魔帝塵魔子本人同時代的九面邪帝了!

  后者雖亦是自封為帝。

  但沒有魔道正統帝魔之道者,又豈算是整整的九面邪帝?

  九面邪帝這一稱呼實則更多來自于魔族本身的一場叛亂。

  這場叛亂實則亦是塵魔子未曾爭戰萬千位面的千年前。

  十萬余年前,魔族先魔護塵魔帝隕落之后,僅有九歲的塵魔子便過早扺掌魔族帝魔之位,握得魔印。

  魔族諸多魔圣魔神之中難免有叵測之輩。

  這九面邪帝,便是那一位掀起過魔族叛亂的元兇,他的實力力壓九尊,直逼曾經的摩柯魔帝,也正是擁有著這等詭異提升的力量,他才擁有發動叛亂的底氣與野心。

  那等魔族叛亂,乃是魔族史上最大的一等叛亂。

  十萬古魔大小分支族脈之中,近半的魔族掀起叛亂。

  雖說最終塵魔子力壓叛亂,平定九面邪帝之魔禍。

  但九面邪帝在被斬殺之后死而不僵其殘魂卻依舊逃出了魔域,飛掠至萬千下位面中伺機卷土重來。

  十萬年后。

  自己摩柯魔帝的重生又同這九面邪帝的魔魂碰上了。

  怎么也得說成是一等緣分?

  牧輕塵也知曉他為何要選中君惜落作為新的身軀。

  因為君惜落擁有萬年不出的魔煞天體,同他的魔魂力量必然異常契合。

  他若吞噬了君惜落,也便將擁有最大的潛力重修魔道。

  甚至超越從前的境界!

  這等誘惑,讓它不惜十萬年以魔魂之力查探四方,并在君惜落幼時便無聲侵入她的體內。

  魔教圣后打下的那等圣輪封魔印以者圣血加持,在從前尚能封印住九面邪帝的魔魂,令她至少能再平安活個十年。

  也正是因為圣印封壓下了九面邪帝的魔魂,所以才導致曾經的牧輕塵雖能從君惜落的體內察覺到一絲威脅的氣息,但卻無法更深切的感受九面邪帝的魔魂。

  如今圣血被她授給了自己。

  圣輪封魔印亦是威能大減,魔紋加速侵蝕,魔息顯露。

  所以牧輕塵一眼便感覺到了這等氣息威脅的源泉。

  正是九面邪帝!

  “你還是和十萬年前一樣,喜歡老鼠般的躲在暗處。”牧輕塵道。

  “你若再不出來,那我請你出來了!”

  言說間。

  那柄刺在潭邊堅石之中的君劫劍亦是點燃龍目般猩紅的劍柄之眼,釋放出一等洶涌的魔煞劍罡。

  斬斷看似平靜的幽潭水面。

  令那灘下的一雙魔瞳霎然緊縮。

  “嘶嘶嘶嘶嘶!”一等等陰冷仿若毒蛇那般的魔氣批練堪堪抵擋魔煞劍罡,方才將這等直有滅魂之意魔道攻勢化解。

  頃刻間爆發的冰魔之氣,直接將整一處山澗包括是千里之內的一切都是冰封而起。

  那等現身間卻無疑變得更為龐大的魔影桀桀的冷笑;

  “塵魔,你還是原來的這般直接而傷人吶,好歹你我也算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