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刑罰使,神機律璽!(1/2)

加入書簽

  好看的小說haotxt“尊魂,必隕帝掌!”一語出。

  牧輕塵以六品靈紋尊者之力。

  輕易攪動天地風云空間,一念凝結出一等萬丈魔陣,其中翻騰熊熊魔煞之力。

  釋放出一等令得席千夜皆是凝重萬分的可怕氣息。

  “隕滅!”一語出。

  牧輕塵赤瞳之中閃過一等猩紅戾芒,抬掌間將掌中玄奧陣盤轟然砸向那萬丈之龐大的祖魂之影。

  陣出整整九道漆黑龍影,釋放陣陣玄奧龍吟之聲馳騁穿梭于此片天地。

  乃是其前世修行的一等六品靈紋尊陣;九獄龍煞陣!

  魔煞升騰萬丈之中。

  以九龍噬心之態暴轟向那萬丈的懸空祖魂。

  那祖魂以萬千靈紋之道構建無數靈陣屏障,甚至是抓來了一層空間護體,卻依舊被這等毀滅攻勢穿心而過。

  砰隆!

  狂暴的能量罡練席卷于此片天地之間。

  仿佛牧輕塵攻擊的不是一等殘魂。

  而是一整座山岳才會發出的崩塌之聲!

  不錯。

  在星辰存在看來都是無法逾越的尊境神魂,正好比是一座巨山。

  山,本應萬古長存。

  成為無數人前行都無法跨越的阻礙。

  只可惜的是。

  在今天所有人都能見到,有一座山倒在了他們面前!

  而令這座山跨倒的人,正是塵魔子!

  “終湮滅了……”祖魂之影立于滄瀾宗上。

  其萬丈身形虛幻的仿若是空氣那般,透出一等尊者墓時的凋零之態。

  他浩瀚的尊魂,亦是砰然碎裂為漫天光塵。

  其氣息亦是瞬息散逸,饒以連那原本催動而起的太玄封極陣,皆是仿若失去了一切的支撐那般。

  在一聲嗡隆隆的枯竭聲中暗淡光芒,直到最后化作了一些雖是玄奧,但已全然皆是廢靈紋的靈紋線條。

  太玄封極陣與滄瀾老祖殘魂并連一體。

  如今滄瀾老祖殘魂潰散。

  那這等與之并連一體的力量也會消散。

  “老祖,老祖……”滄瀾宗主司行際等人絕望看向那天空之上陡然龜裂的玄冰寒棺,心中有悲痛,更是駭然!

  駐魂之術乃是何等精妙的法則?

  誰料如今饒以連老祖最后留存的力量,也擋不住這邪魔的攻勢!

  須知曉,太玄封極陣與天星羅大陣這兩等六品尊境陣勢,乃是曾經的滄瀾老祖成名之際。

  如今此等手段經由駐魂之術保留至今,與自己滄瀾宗運勢融為一體。

  饒以是尋常尊者落入其中都怕會出現大問題。

  卻被牧輕塵斬滅了!

  因為滄瀾宗主只記得老祖傳下來的話中可防尊境強者。

  卻忘了還有另一句話;

  此陣,不敵魔道神格!

  滄瀾老祖的殘魂自然能感到,站在自己面前絕非是一個尋常之人。

  而是一位經由帝魂之力所附體的萬載帝魔!

  自己靈紋尊者的神魂固然霸道。

  但如何能敵得過一位魔帝留下的殘魂?!

  “與其以殘軀死護無骨后輩,你尚不如一位真正的尊者那般羽化天地之間。”牧輕塵踏空而來。

  一瞬,便在無數駭然的目光中破開那封藏滄瀾老祖之遺軀的玄冰棺。

  “落入輪回之中。”牧輕塵肅然道。

  駐魂之術固然能封存自己的力量庇護后世。

  可也會讓使用者神魂禁封,會如外界的孤魂野鬼那般飄蕩天地之間,以至于最終散盡。

  與其如此,倒不如帶著這一身前世積累的好根骨墮入輪回。

  在百年后,會以一個新的身份和新的記憶化為新的強者!

  其食指在其眉心遙遙一點。

  嘩啦!

  滄瀾老祖千年的軀體化作瑩白的沙塵,匯集于天地間并直散而去!

  一位尊者。

  便如此徹徹底底的消隕而去。

  逝者如斯,魂歸天翊……這是身為帝者應有的胸懷。

  不過同樣的。

  有些簡直是有損這位尊者之名的垃圾,的確需要處理一番了。

  “曾經的滄瀾宗至少也是擁有滄瀾尊者坐鎮的一等一流勢力。”

  “可惜如今滄瀾宗后世卻衰敗至此,不過僅有大貓小貓三兩只,如今又兩番觸我逆鱗,實屬該死!”

  牧輕塵漠視這等滄瀾宗人。

  早已借助與這滄瀾宗祖魂一戰而晉升六品靈紋尊者的他。

  只需一念,便可以靈紋之力幻化作萬千劍雨。

  一時間無盡暗黑魔劍頃刻暴刺而下。

  刺啦啦!

  一時間,道道猩紅的魔劍仿若是天外雨點那般的爆射而下,那般萬里俱驚的景象,就仿若是一等魔神煉獄那般。

  將整片天地都是涵蓋而起。

  不。

  這不是仿若是一等魔神創造的煉獄。

  而是,這本就是一位魔神降下的罪罰!

  萬劍之下,只見那諸多滄瀾宗內大小建筑皆已湮滅掉去,就連那些諸多弟子長老也是化作了無數尚未落盡的血色煙塵。

  將萬柄靈紋魔劍染做了血色!

  無形之間,這一幕令得所有人身上都仿佛淋了層冰冷的血雨,令人不寒而栗!

  除了那滄瀾宗以滄瀾宗主司行際為首的最后五人以星辰修為強行擋過此等萬劍。

  卻也是重傷在身,斷不可能掀起半點浪花!

  滄瀾宗主的面容亦是露出罕見的恐懼,道;

  “我司行際愿以投靠暗流留得性命,塵魔子,望你莫要不識人才,錯過此等招賢納士的機會!”他如此話語看似強硬。

  但此言道出。

  無疑已露出其投誠的意思。

  不過嘴上雖說會投誠于牧輕塵。

  但這滄瀾宗主卻有著自己的心思。

  他此刻早已暗中發了援兵,只要能夠牽制住牧輕塵。

  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待得神機閣的‘那位’來了,呵呵,且不說那等存在的可怕力量,光光是神機閣身后的地位便已足夠令你戰栗。

  你一個小小的暗流之主,敢與靈滄圣國為敵嗎?!

  “人才?”牧輕塵聽得這司行際話中之語,露出一抹戲謔弧度。

  他可不會以為后者會真正投誠于自己。

  再者,牧輕塵根本就不打算留你滄瀾宗一人一草,因為在一年前這滄瀾宗副宗主司行瀾妄圖殺他之時,滄瀾宗,就必須得滅!

  “你想要通過加入暗流而讓我留你一命?”牧輕塵居高臨下,俯視道。

  不知怎的,這雙赤瞳看來之際,有種令司行際都是脊背發寒的壓迫之感。

  不知怎么的。

  他莫名覺得自己定會葬身在他之手。

  但他到底還是硬著頭皮演了下去;“只要你今日能留我一命,我日后雖說未必會忠于你,但多一個朋友始終不都比少一個敵人要好嗎?”他如此姿態。

  全然已將滄瀾宗宗主的架子放了下來。

  畢竟滄瀾宗如今連祖魂都祭出來也沒有奈何牧輕塵絲毫,他們五人若是想要活命,投誠是唯一的選擇。

  “不錯,我五人雖說不敵于你,但也是貨真價實的星辰存在,若你今日留我五人一命,日后的青云,我等定會為塵魔子大人奪得!”那其余四位滄瀾宗星辰亦是道。

  他們以為自己還有用,以為牧輕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