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血衣長老(1/2)

加入書簽

  好看的小說haotxt“我要這鴻宴化白。”

  “要這喜宴,成喪!”

  禮堂外夜雨中的赤眸,其中所含怒火。

  仿若可將天地湮滅。

  直至君劫劍上染上第一口人血。

  第一具尸身倒落于地之時!

  “殺人啦!”

  人群發出殺豬般的嚎叫之聲,除卻那些大勢力者。

  所有人皆是亂作一團,妄圖自染血的血鬼門中逃竄出去!

  他們見得來人僅是一位冷峻的少年。

  他手持一柄赤紋的修長黑劍,爆發著沖天的殺戈之氣。

  劍鋒所指之地,人頭掉落,鮮血噴濺!

  短短幾個呼吸間。

  不待那血鬼老祖陰翳的老臉轉化為暴怒。

  外院的賓客們便已被斬的零零落落,道出厲鬼般的慘嚎哀叫。

  “啊!”

  “不,我不要死!”

  “你、你為什要殺我?!”

  “你若殺了我,血鬼門定不會放過你的!”

  “救命啊啊啊!”

  “……”

  前一刻,這里滿座賓郎客,推杯換盅,一派歡喜洋溢之景。

  而此一瞬寒竹冷雨中。

  在這龍衣少年手中血劍鋒芒下,無一生還之人!

  沒人能逃得了;

  因為在牧輕塵看來。

  在他們加入了這場壽宴之時。

  在他們飲下了羽依蘿的鮮血之后。

  所有人就都是罪人!

  而既是罪人。

  便只能死!

  盈野殺人復傾城。

  何管蚍蜉死與生?

  此夜。

  我只劍飲凡血。

  我只要這血;

  滿赤陽青天!

  “輕塵哥哥…”

  籠中的羽依蘿抬起俏臉,唇間,吐出細微不可見聞的兩字。

  她見到牧輕塵一身的鮮血。

  他手中那柄陌生的黑劍,亦被鮮血染作了赤色。

  殘破白衣的赤龍紋,染了血后變的更為妖冶。

  誰見他皆能料想到二字;

  魔鬼!

  但她卻暗暗欣喜,欣喜這氣質駭人的少年趕來。

  不是欣喜有人來救她了。

  而是欣喜那個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來見她了。

  有哥哥在身邊。

  就算是要在此夜消亡。

  也絕不會孤獨害怕?

  她這般想著,我們皆為同族,唯有彼此方是最了解彼此。

  僅存的堂內人,見得牧輕塵立在了堂外的血雨之中。

  饒以是那血鬼老祖見到了這雙赤瞳。

  亦是不寒而栗。

  他或許并不知牧輕塵的殺念是因羽依蘿而起,也并不知道牧輕塵便是赤月天教之主。

  但他知道的是。

  這少年殺氣極重。

  若不斬殺處理,他們誰也活不了!

  再一想。

  自己如今可是血衣門的受封長老。

  何人膽敢對自己如此不敬?

  心中更是平生一等暴怒之意。

  一身寬袖長袍的血鬼老祖自太師椅上起身,陰怒一掃全場眾強。

  “今日闖進來一只瘋子,要是不殺了他,我們可都得玩完兒!”

  “都本盟主上,拿了他的人頭,老夫賞十杯血魔血!”

  原本各大勢力之主皆被牧輕塵這等殺人的煞氣所震懾,不敢出手。

  但那可增百年壽元的誘惑。

  亦讓這些被貪婪操控的強者失去理智。

  “你這殺人的魔鬼,給我等去死!”他們義正辭嚴而出手。

  血鬼門主費天協同眾多勢力之眾,一雙鬼頭刀斬向牧輕塵的頭顱。

  卻猛然感到頸間探入一絲冰涼。

  視線翻天覆地,見到了自己的無頭尸體跪倒在牧輕塵的身前。

  饒以是那其余的勢力之主。

  亦是被此一劍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