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北斗伏龍不分伯仲(1/2)

加入書簽

  桃花山莊。

  “哎呀,都酉時了,我忘記幫蝶兒收衣服了!”滿月原本正伏在玉嬌肩上,忽然起身驚呼道。

  看到皇甫風的身子微微一震,江圣雪有些責備似得的沖著滿月“噓”了一聲,滿月才反應過來,急忙捂住嘴巴,不敢再作聲。

  玉嬌也有些尷尬的放下手中棋子,拾起桌上茶壺,說道:“茶怕是涼了,我再去沏一壺新茶來!”

  滿月知道自己無心之過,有些委屈又有些自責的說道:“我去收衣服,回來再陪小姐下棋!”

  皇甫風站在窗前,盡管他仰頭看著蒼天,就算不用黑布蒙著雙眼,他也什么都看不到,更不會感覺到,此刻已是什么時辰,他感受到的,只有吹在皮膚上的冷風。

  經滿月的提醒,他才知道,時辰到了,難怪他覺得自己的心情越發的不能平靜。

  他答應江圣雪,也答應過家人,不會跟著除魔同盟一起去冒險,他會留在桃花山莊里,跟著其他人一起等待消息。所以江圣雪為了怕皇甫風不夠平靜,又知道皇甫風此刻想要安靜沉思,才會在一旁,與滿月和玉嬌兩個人安安靜靜的下著圍棋,既不打擾皇甫風,又能夠讓自己不心急如

  焚。

  知道江圣雪一定正擔心的看著自己,他雖未回頭,可是聲音卻很溫柔:“別擔心我,倒是你,你方才怕是嚇到滿月了!”

  “我一時著急,滿月知道我不會怪她的!”江圣雪嘆道。

  皇甫風柔聲道:“等滿月回來,繼續讓她陪你下棋吧,否則她會自責的!”

  “好,等玉嬌沏好新茶回來,夫君,你便坐在我旁邊!”

  “我的眼睛又看不見,無法與你支招,就讓我在這窗前安靜一會兒吧,你知道我心亂!”

  江圣雪點頭輕聲道:“那好吧!”

  等到玉嬌端著新茶回來,滿月已經坐在那與江圣雪對弈了:“玉嬌快來,我要輸給小姐了,你快幫幫我!”

  玉嬌看了一眼窗前紋絲不動的皇甫風,這才安心的走過去,輕輕俯身,看著棋盤,認真地觀察思索著。等到最后一枚白子落下,江圣雪竟然輸給了兩個小丫鬟,看她們興奮又不好表現出來的樣子,江圣雪也淡淡的笑了,與她們下棋,跟夫君守在房里,才能讓她卸去焦躁,

  心中只期盼著,江池、常歡、皇甫青天等人能夠平安歸來。

  金沖慘死的樣子,到今日還印刻在江圣雪的腦海里,她只能盡量讓自己平靜,轉移擔憂,找點事情來做。

  忽然玉嬌面色一變,她一個箭步的跑去窗前,探出身子向外張望,回身看到江圣雪和滿月都在焦急的看著這邊,她搖了搖頭,瞬間就紅了眼眶。

  “完了,姑爺一定是……”還未等滿月說完,江圣雪就已經跑出了房間。

  兩個丫鬟也急忙跟著跑了出去,只見江圣雪跑去亭子里,蹲下身子打開裝有神封刀的暗格,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她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風少爺怎么可以這么自私呢!”玉嬌一邊哭著抹淚,一邊說著,“我去告訴夫人!”“等一下!”江圣雪喊道,聲音也帶著哭腔,“這是夫君他自己做出的選擇,我相信他,他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既然他去了,就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回來,你告訴大娘,只會

  讓她徒增擔心!”

  “可是小姐你,不是更擔心?”滿月低著頭抹眼淚,抽泣道,“都怪我多嘴,提醒了姑爺!”

  “他若想去,我們誰又攔得住呢!”江圣雪隨即便抱著雙膝無聲的哭泣,兩個小丫鬟已經嚇壞了,所以她不敢太過釋放自己的情緒。

  曼陀羅宮。

  伴隨著一聲又一聲如同禮花般的聲響,天空升起一朵又一朵暗紅色的幽火,瞬間讓這黑夜如同白晝。

  常歡手握著曼陀羅宮內部的部分機關圖紙,和星天戰、雙飛燕等一眾武林人也已經抵達曼陀羅宮的后門。

  “這圖紙上的機關還算詳細!”香燕說道,“等進去以后,一部分緊隨我后,一部分,緊隨常少俠身后,可保萬無一失!”

  隨著煙火升空,香燕皺緊了眉頭:“這是曼陀羅宮代表緊急狀況的信號,難道,是皇甫盟主那邊的人已經攻下了烈火宮?”

  “不會這么快,但想必他們已經有所防范了,這個時候我們闖入,恐怕會遭遇埋伏!”峨眉掌門惠覺師太說道。凌無眉說道:“若是此刻退縮,豈不是亂了大局?曼陀羅宮發出信號,應該是烈火宮已經鬧出足夠大的動靜了。但他們又豈會想到,前有豺狼,這曼陀羅宮的后門,又有虎

  豹呢!”

  眾人看向星天戰,等他號令,星天戰思索片刻,沉聲道:“我們既已沒有退路,就按照原計劃行事吧!”

  “那我們姐妹二人打頭陣!”無燕亢奮道。

  隨后,無燕和香燕兩姐妹飛上城墻,飛速的干掉守門弟子,順利闖入宮墻內部。

  曼陀羅宮的城墻比起烈火宮,還要高大,比起烈火宮的三層宮墻,它的建筑就要復雜得多,就算輕功好,但內力不深,就算飛上城墻,也恐怕會死于機關。

  “既然想進來,又何必偷偷摸摸呢!”這話音剛落,巨大的城墻宮門竟然緩緩開啟。在眾武林人士的驚詫目光中,只見小水滴、阿市、還有幾位不算熟識的大護法并肩而戰,身后盡是曼陀羅宮的大弟子,黑壓壓一片,各個手持兵器,神情警惕,似是有備

  而來。

  雙飛燕各自飛下城墻,將兩具尸體丟在一旁,無燕警惕道:“看來盟主堂的奸細已經走漏了消息,里面定有埋伏!”

  點蒼掌門步知天拔出寶劍,高聲道:“怕什么,老夫來打頭陣!”

  說罷,便率領著點蒼弟子直沖而上。

  那劍光霹靂猶如疾風一般向阿市襲去,那一擊劍氣如同巨龍,令阿市感到重重殺氣,腳步竟猶如被千斤鎖鏈所困,閃躲不得。既已如此,阿市隨即一彎腰身,幾乎彎到猶如折斷的角度,再一轉嬌軀,便騰空飛起,一腳踏在那如同泰山壓頂般的劍氣之上,而她手中的劍也卷起狂殺,劍勢如虹,襲

  面而來。步知天不慌不忙,將內力匯聚掌心,一劍一掌,令人眼花繚亂,森寒的劍氣在那閃動間,刺碎阿市的裙擺,而她落在地面,手臂正在流血,方才踏在劍氣之上的雙足,繡

  花鞋也已經全部破碎不堪。

  阿市立住身形,口中輕喘,皺緊眉頭:“你是何人?”

  “連我們掌門都不識,真是沒見識。”一個點蒼弟子高聲說道。

  只見那老者說道:“聽好了,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點蒼步知天是也!”

  “難怪這一招我接不住!”阿市滿是惱火,“原來這就是點蒼的獨門劍法《北斗伏龍》”《北斗伏龍》共七式,方才只不過是第一式雛龍覓食,阿市便已經有些招架不住了,看來點蒼掌門步知天,雖然不常出山,這一次交手,才深知八大門派之一的點蒼的實

  力有多可怕。

  “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點蒼的《北斗伏龍》劍法,果然厲害!”常歡嘆道。

  秦絡繹低聲笑道:“北斗伏龍劍法確實厲害,在下有幸曾經見識過!”

  幾年前,步知天的《北斗伏龍》才練到第六式時,剛好秦絡繹下了挑戰書,約之比試劍法,整整兩個時辰,最后步知天才敗給了劍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