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七愛管閑事(2/2)

加入書簽



  “也許在你們中原皇帝眼中,外族雖可怕,但更可怕的卻是你們自己的人!若是你們的都城在金陵,只要有人造反,你們的皇帝所建立的王朝就會有被群起而攻之的危險。”

  “所以,你們的周朝自從遷都洛陽便開始衰落,所以你們的皇帝寧愿與我們這些蠻夷人打交道,也要避開你們自己人。”

  金隆運說道

  “歪理!王朝更替,便是天道運行的結果,豈與都城在哪有關系。老夫沒記錯西周之都鎬京被毀,也正是因為犬戎!”

  “哼哼,蔡先生也應該還記得犬戎是被誰引來的。是否歪理,你們的皇帝最為清楚!”

  金隆運冷笑道。

  “老夫原本以為金丞相仍心胸開闊之人,沒想到竟以小人之心度皇上圣意,皇上若是像金丞相你說的如此狹隘,又何以得天命!”

  蔡元明怒道,雖然他不喜瑞帝的蠻橫猜忌,但對于瑞帝的心胸他還是有信心的,瑞帝能夠一統中原,并將瑞朝治理的如此昌盛,自有其氣度的。

  “看來你們瑞朝的皇帝果真是個極能欺騙人心的,連蔡先生這樣的高明之士都被他騙到了。”金隆運輕蔑的說道。

  “天道自在人心,何用欺騙?若是金丞相再出言不遜,恕老夫不送!”

  蔡元明怒道。

  “本相話已至此,既然蔡先生趕客,那本相就識趣些。先前讓蔡先生所帶之言,還望帶到。”金隆運起身說道。

  “哼,金丞相另請高明吧。”蔡元說道。

  “陰陽互生的道理,就蔡先生最為明了,而且蔡先生也喜歡管閑事,再者你們瑞朝的皇帝脾氣大,他的那些臣子未必有膽量,所以非先生莫屬了。”

  金隆運說罷便自行離去。

  蔡元明頭一次想罵人。

  ……

  “朕到是小看了這蔡元明,沒想到他也是只老狐貍,和那契丹的丞相一唱一和的。極好!極好!”

  當瑞帝從李敢手中得到蔡元明和金隆運的談話時,默然良久說道。

  李敢聽的一臉不解。

  “這蔡元明分明是借金隆運的口,說出他想說的。”瑞帝冷笑一聲說道。

  “也不盡然,蔡先生最后好像真生氣了。”李敢說道。

  “朕算他還有些良心,這金隆運就敢如此詆毀朕,一個蠻夷之族的丞相,竟敢懷疑朕的心胸?”說到這里,瑞帝冷笑一聲接著說道“契丹不是想談嗎,那就談。他一個蠻夷的丞相,朕派一個尚書與他談也算高看他了!”

  第二天金隆運就接到了瑞朝談判的通在,得知是方成后,也只能無奈的接受,總算是有個談的態度了。

  雖然對方的態度并不怎么樣,派了一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尚書,找了個簡單的地方,顯然并不重視這次的談判。

  畢竟如今瑞朝氣勢正盛,所以金隆運能夠接受。

  但有一點,出乎金隆運意料之外,此時種種跡象表明瑞朝的皇帝與他先前想像的不一樣,似乎并不為了穩定與契丹善罷甘休。

  對于方成,金隆運來之前也是有了解的,不是因為他是狀元,也不是因為他是瑞朝年輕的尚書,只是因為方成曾是瑞朝的附馬。

  對于方成這個靠女人上位的尚書,金隆運心中有些鄙視,雖然他也是被詬病靠女人上位。

  但是金隆運覺得自己與林太后是青梅竹馬,林太后是因為有了他,才是如今的契丹太后。

  雖然性質相同,但是自矜的金隆運暗地卻認為自己比方成來得高尚,方成是靠討好女人,而他卻是憑的真本事,這大概是人的通病,都覺得自己是與眾不同的。

  不過金隆運很快就感受到了這個靠女人上位的年青人溫文下的強橫。

  剛開始,金隆運還以前輩自居,接著才發現這個年輕的尚書以及他所帶領的與他一樣的瑞朝的年青官員們根本沒有把他這個前輩放在眼里,并且對金隆運表現出了明顯的諷刺與厭惡。

  作為一個漢人,卻幫契丹,在這些年青人眼中,金隆運與秦變沒有什么區別,當年也沒什么客氣的。

  金隆運原本強自假裝的強硬很快在瑞朝這幫年輕人眼中瓦解,到最后只想盡力保持體面的要求雙方停戰。

  “只要你們瑞朝答應我們幾個要求,我們就可以停戰。”金隆運強撐著保持傲氣的說道。

  “停戰?你是來求和的?”

  方成笑嘻嘻的臉上露出茫然不解這色,這讓金隆運覺得無比厭惡,更多的是惱羞成怒,他是來求和的,可是這樣被赤裸裸的說出來,還真讓他難堪。

  “本相此行是為了契丹與瑞朝共同利益。”金隆運黑著臉說道。

  “原來如此,那請請貴使姑且先說。”方成笑道。

  姑且先說!

  金隆運聞言,徹底的惱了,什么姑且先說,敢情是來看猴戲的!

  瑞朝欺人太盛,如今的年輕人太沒有禮貌!

  “本相是懷著誠意而來,卻不想如今瑞朝年輕人狂妄至此,告辭!”

  金隆運也是要臉的,再者,一味的退讓,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所以他嚯地起身。

  “金丞相且慢,也休要惱,本官不也是上次被你們的秦使者給嚇著了嗎。您看,上次本官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說動皇上召見他,卻不想秦使者上殿就一通胡言亂語,害得本宮被皇上狠狠的罵了一通。”

  方成見金隆運作勢離開,趕緊倒起苦水來。

  先前,契丹派秦變來瑞朝胡鬧,本是理虧,金隆運見此事又被方成提起,也有幾分慚愧,又想起方成竟將自己與秦變相提并論,又有幾分惱怒“本相豈是那人可比的!”

  “金丞相對我朝來講,與那秦使者一樣都是契丹的使者,而且都是博學之士,而且聽說丞相與那奏使都根都在中原,有何不同?”

  方成大惑道。

  有何不同?

  這句話硬是將金隆運問住了。

  都是漢人,都博學,都為契丹使者,這在中原人眼中還真是一樣。

  雖然方成是有意嘲諷,但是道理還真沒辦法反駁。

  金隆運愈發不喜歡方成這個巧辯之徒,三分輕視七分惱怒的瞪了方成一眼問道“那你們的皇帝派你來到底是做甚的?”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