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七愛管閑事(1/2)

加入書簽

  “哈哈,金丞相何苦用言激老夫,老夫現在不過是一介平民,金丞相既然肯屈尊,便是老夫無上的榮耀,金丞相請!”

  蔡元明笑道,心中卻因金隆運的話反而坦然了許多。

  待兩人入內分主賓坐定后,蔡元明與金隆運皆沒有立刻出聲,仿佛都在等對方先開口。

  “看先生氣定神閑的樣子,難道先生真已得那活神仙的真傳,早已算到本相會到訪?”

  金隆運到底行開了口,他的到來,蔡元明并沒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樣尷尬,這多少讓金隆運有些失望。

  “老夫做事無愧于心,物來則應,氣定神閑難道不是很正常。”蔡元明哈哈大笑一志說道。

  “哦,看來瑞朝那位多疑的皇帝對先生還是很信任的。”

  金隆運笑道。

  “皇上圣明,定然不會被一些幼稚的小把戲所迷惑。”蔡元明回道。

  “哈哈,有些時候,越是幼稚的把戲越能迷惑人,特別是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若不然,你口中圣明的皇帝,當年也不會逼死自己的妃子,逼走自己的兒子。嗯,對了,聽說他前些年又逼死了自己的愛子。”

  說到這里,金隆運又故意停頓了一會,才又用極低的聲音說道“難道先生認為你自己比他的兒子更領他信任?蔡先生對瑞朝的皇帝高看了!”

  “所以金丞相您來到寒舍只是為了讓圣上懷疑老夫?您啊,堂堂一國之相,竟做這樣的事,實在是高看了老夫!”

  蔡元明笑道。

  “先生果然像傳聞中的那樣灑脫不拘,隆運佩服!”

  金隆運斂去笑容正色說道。

  “金丞相過譽了,若是您就是為了來看看老夫是何樣之人,目的已達到,老夫便送客了。”蔡元明見金隆運突然正色,心中就有種不妙的感覺。

  有時候,不怕別人看不起自己,就怕別人突然看得起自己,蔡元明今日在皇宮被瑞帝折騰了一天,已是疲憊不堪,可不想再被契丹的丞相接著折騰,所以很是警覺的起身送客。

  “蔡先生此言差矣,隆運此來絕非是來試探先生的,是而明事相求。”

  金隆運并沒有理會蔡元明端茶的動作,穩穩的坐在那里說道。

  蔡元明一聽,更是頭痛,強笑說道“老夫只是一介平民,契丹的事老夫不想管,也管不了。”

  “這事蔡先生一定會管,而且一定管得了。”金隆運篤定的說道。

  “為何?”

  “因為先生是一個愛多管閑事之人。”金隆運說道。

  蔡元明聽了,愣了愣,而后也只得苦笑。

  蔡元明確實是一個愛多管閑事之人,這也是他師父白云先生對他的評價。

  當時,蔡元明問白云先生為何會選他為徒,白云先生給出的答案就是因為他對這個世界充滿熱情,言下之意是他愛管閑事。

  愛管閑事的人,往往越管事越多,比如現在的蔡元明,管了蜀州的閑事,契丹的閑事就找上門來了。

  “哎,老夫真是一個天戮之民,天生勞苦命也。”蔡元明無奈的嘆道。

  “在這塵世之中,又有誰不是天戮之民?像尊師那樣的逍遙塵世之的活神仙,整個天下也就他一人也。”

  金隆運苦笑道。

  在這人世間中,上到尊貴的君主,下到貧賤的乞丐,又有哪一個不是深陷名利是非欲望之中,苦苦掙扎,而不得解脫。

  “看來金丞相也深知其苦,又何苦還要拉老夫入那泥潭?”蔡元明黯然說道。

  “呵呵,蔡先生一直都在泥潭之中,又何需隆運來拉。”金隆運笑道。

  道理人人都懂,可是世人仍然像中了毒似的,對那泥潭趨之若鶩,自愿身入泥潭,在里面演盡悲歡離和,而不自知。

  “只是如今皇上英明果決,凡事自有決斷,老夫恐怕是幫不了丞相了。”蔡元明嘆聲說道。

  “哈哈,先生此言差矣,陰陽互生的道理,先生比隆運恐是更懂,這世間沒有摩擦就沒有進步,就算是英明果決的皇帝也得守此理。更何況先生并非幫我契丹,而是在幫天下蒼生。”

  金隆運說道。

  “天下蒼生?”

  蔡元明聽著有些耳熟

  當初蔡元明勸蜀州少主歸瑞朝,便是為了天下蒼生。

  而今,一個契丹人竟也拿天下蒼生來勸說他。

  “若瑞朝皇帝定要對我契丹不依不饒,那我契丹人也不會惜生,對瑞朝也會不死不休!”

  金隆運斬釘截鐵的說道,聽得蔡元明頭皮發麻。

  “那也是瑞朝與契丹的事,再都者天道輪回,欠下的債總要還的,皇上若真要與契丹戰到底,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蔡元明幽幽的說道。

  “契丹這些年,一直被瑞朝壓迫,我們的皇子也一直在瑞朝為質,這十多年來,契丹該還的已經還夠了。”

  金隆運說道。

  “如今有未還夠,并不是金丞相說了算的。”

  蔡元明嘆聲說道。

  “那就請蔡先生幫本相帶句話給瑞朝的皇帝,看他是想要江山穩固,還是想要契丹還債。”金隆運冷笑一聲說道。

  “這有關系嗎?”金隆運說此話時有些心虛。

  “若是瑞朝與契丹繼續戰下云,我契丹自然有可能亡國,不過瑞朝怕也不好受,蔡先生難道忘了當年漢武帝的事?”

  金隆運說道。

  “情勢不一樣,如今勢在瑞朝,而契丹早已是昨日黃花。”蔡元明豪不客氣的說道。

  “那又如何,蔡先生別忘了,我契丹人還有你們口中所說的所有蠻夷之人從來不是你們皇帝的帝人。”

  金隆運冷笑著說道。

  “丞相說笑了,目前除了你們,還有誰?”蔡元明問道。

  “你們的皇帝清楚,若是不清楚,他便不會巴巴的從金陵跑到幽州來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們!”蔡元明想也不想的答道。

  “當然因為有我們,你們的皇帝真的得感謝契丹,給了他遷都的理由。”

  “你以為瑞朝的讓光伏拼命真的是為了守國門,或是為了移風移俗才遷都咱們的南京的?”

  金隆運冷冷的說道。

  “難道不是?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胆拖法